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邦信联文/黑帮paro】两世征程 5

*车没开起来,刺激不。
*关爱七爹从我做起 @慵-今天依旧很懒-七
*毕业快乐!耶!
——————————————————

韩信只是愣了一下,便被那人推到在床上。

刘邦的酒意上头了,望着韩信那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一时间觉得自己醉得过分。

这不像他。刘邦想。

他看着被自己压在下方的人,莫名的觉得这个同他互相纠缠了两辈子的人,令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用文绉绉的话来讲,就像清晨山间的雾,晴天天空的云,让人难以触摸。

“君主。”刘邦正想着什么,却被一个不满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他从散漫的思绪中回过神,低头看向那人。韩信原先头发就因他那杯恶趣味的酒被粘在脸上,方才又出了些汗,有几根竟是翘了起来。

这场景自是落在了那人的眼底,忽然发觉这平日威风凛凛不与人亲近的大将军,倒也是同他一般在这红尘中没有出路。

韩信见他回过神,又讲了些什么,可刘邦并没有听进去,他只是盯着韩信那开开合合的唇瓣发呆。他想起了上辈子还小的时候,母亲带他去摘樱桃,那会的樱桃,是他那辈子为数不多觉得甜的事物。

韩信正想把这无赖推开,下一秒便被人封住了唇。
不似以往他对那些人一般,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韩信的话音停了下来,刘邦却笑了起来,“真甜。”
韩信回过神,听到这么一句,气的牙痒痒的。谁说这人上辈子是开国帝王,分明就是市井无赖,怎么不要脸怎么来。

他猛的一坐起来,刘邦的下巴嗑到了他的肩上,在那哎哟哎哟的叫着。韩信深知这人不可理喻,不去搭理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刘邦是个会享受的主,卧室那床又大又软,韩信好不容易站起来,被他一绊,又摔了下去。

干。

韩信忍不住在心底爆了句粗口。

他不敢拿刘邦怎么样,只是在心底把他从头到尾骂了个狗血淋头,心情才舒畅上几许。

刘邦却不愿就此放过他,抱着他那小将军精瘦的腰肢在那摸个不停。想了一路的美人还不容易拐了回来,就这么放跑了,可不符合他的风格。

但就可惜在美人会武,流氓醉酒。

韩信一个手刀过去,刘邦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韩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他怀里站起来,蹲在床边抬起手在那人脸庞摆了摆,像似在思考他打多大力,才不会把那醉鬼拍醒。

到最后,韩信还是没下得去手。

“呿。”韩信突然笑了起来,从床边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韩信踩着路灯的影子,漫无目的的走着。他靠在路边的邮箱上,望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点着了从刘邦那顺出来的烟。

他不知道刘邦还有什么招式要甩给他的,他只能见招拆招,不想再像上辈子那样,不得善终。

2017-06-24 /  标签 : 邦信两世征程 70 4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