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王者荣耀双白】渡苦

*越写我越困。。。所以写的估计会有点ooc
*不知道打那个tag好,这估计是我打tang打的最多的一篇。
*狐狸x凤

凤站在屋檐下,听到耳边的雨声,不知为何其中也参杂了几分急躁。凤伸出手试图接住它们,却被狐狸拉住了手。
“你不要命了?”狐狸皱着眉头对凤说。
凤甚是不解,“我怎么了?”
他看着凤,忽然伸手往凤眉心一点,凤急忙用手护住向后退去。
笑话,妖的神识便是藏在眉心中间,那是说碰就碰的。而且一般只有修为高过原主的,才会从中看到其真身,并可以操控它。
他倒是不在意,笑着说了句什么。
闻言,凤气的拔剑向他挥去,“什么草鸡,凤这是凤。”
狐狸只是侧身一闪便避过了凤的剑风,他将腰间那把剑解了下来,抬手便向凤挥来。凤急忙弯下腰,堪堪避过他的剑,却瞧见凤的一缕发被剑锋砍断。
凤便知道,狐狸的修为明显在他之上,只好收起了剑势,朝他做了个认输的姿势。

“怕什么,你若是用全力我哪打得过你。”狐狸说。
凤问:“为何?”
“你真身乃是神兽,亦有个伴生侣,所含的灵气不知道要比我们这些山精野怪纯粹得多少。”凤有些不解,什么伴生侣,自打他有意识开始,他便是独身一人。
狐狸见着凤着疑惑的神情,心下也了然,问道:“你莫不是还没找到她?”
凤看着狐狸,狐狸也看着凤,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打破了这个沉默,他们俩忽然开始交流起了剑法。

晚上凤和狐狸躺在那个破庙中,从屋顶上不知何时被刮出的一个大洞看着外头的星辰。
“上午那会,为何你会阻拦我去碰那雨?”凤突然想起上午那件事,开口问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啊。”狐狸的嘴上虽然抱怨着,但还是乖乖的和凤解释了一遍,“你没看出那雨是别人用法术召唤出来的吗,虽然威力减弱了不少,但其中暗藏的妖气比你我都高上些许,所以我们若是在雨中便会被困住,找不到出路。”
凤咂舌,“这般狠毒。”
狐狸点头,凤还想问些什么时,竟发现那人已经入定了。
凤也不好再将他从其中的状态喊出来,也在一旁息心运气去了。

再后来,两人便顺理成章的结伴出行。狐狸此次出行的目的只是想寻一下天天被妹妹挂在嘴边的情是何物,凤经他这么一番描述,便也清楚自己此番入世便是要寻那伴生侣。
虽然话是这么说,两人一路上倒也是过得清闲自在,几乎将大半个江南都逛了遍。
这天,也不知道狐狸从哪打听道的消息,拉着凤来到了虚无山下,他说:“他们说这里晚上常常会传出类似于鸟鸣的声音,或许会是凰。”
凤瞧了他许久,忽然凑上去笑嘻嘻的问道:“你怎么对我的事这般上心?”
“咳。”狐狸的耳朵不自然的转了转,他撇过视线,望向山的深处。
“只是偶然打听到的。”
凤也没去戳穿他,任由着狐狸领着他进山。

刚踏进虚无山,他们才知道自己先前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天真。山谷的深处聚集着各样的高阶妖兽,各个阶级的威压在山里头肆意乱撞,若是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其所伤。
狐狸看着他,叹了口气。
凤:“?”
狐狸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山谷深处,痛心疾首的说道:“麻烦精。”
“……”
前头他们光是靠着狐狸外放的威压便可以轻轻松松的经过,越往深处走,两人感受到的威压便越大,到最后两人不得不出手将其妖兽打败才能往前继续推进。
直到他俩进到了山谷深处,才明白为何会有这么多妖兽聚集于此处。
那里躺着一个身受重伤的凰。
要知道妖兽这种东西死了之后,发现其尸体的妖兽便可吸收其原有的修为,更不用说现下正躺着一个千古难寻的神兽。
各方势力见到有两个来路不明的人闯入,都有些紧张,但碍于凰的威压还在,只能看着那两个人走向它。
“孩子,又见面了。”凰见到凤,柔声说道。
“我……”凤有些不知所措,凰却用它的翅膀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头。
“我快不行了。”凰说,“你再过来些,我将下一位凰所藏身的位置已及’凤凰’这一脉的秘密传承与你。”
“小友。”凰突然转头看向狐狸,问道:“你可否在传承完成之前,为我们护住这一小块地方。”
狐狸点了点头,抽出随身佩带着的剑,立于凤和凰的身前。
那些妖兽似乎知道凰要做什么,在那嘶吼着,有些更急躁的直接跑到了狐狸的面前,要往他身后闯去。
狐狸举起剑,拦住了那妖的去路。那妖怪叫了一声,显出了原型,没想到竟是只乌鸦。它盘旋在上空,时不时突然朝地面俯冲,试图闯进狐狸身后的那一块地方。可每一次都被狐狸挡住了,狐狸的那把剑透出了淡淡的青光,是妖力注入武器之中的景象。这不但要求使用者的妖力纯粹且深厚。还需要其对手上那把兵器的熟悉度胜过任何一个人,若是有一点差池,便是剑碎妖力反噬入体。
那鸟妖见状也不敢大意,唤来了同伙似乎要同他一决高下。原本狐狸对付一只修为高他三段的鸟妖已经吃力了,没想到这下还要对付修为同他差不多的三只鸟妖。
狐狸咬了咬牙,将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了些。

那场战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狐狸原本雪白的围脖被染上了一层又一层血色。地上躺倒着的不止先前的那群鸟妖,还有后头陆陆续续上前试图闯过结界的妖兽的尸体。
狐狸喘着粗气,神色冰冷的望着那一片妖兽,“还有谁要来的吗?”
剩下的那些妖兽修为大多是低过他的,不少妖为他方才那气势所给震慑到,有些胆小的已经离开了。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声激烈的凤鸣忽然响了起来。
身处于结界外的妖兽,不少因为这一声而爆体身亡。
狐狸听到这声鸟鸣膝下一软,没日没夜的强烈激斗已经耗去了他大多数的体力,现下已是精疲力竭。在他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凤那张精致的脸。
哎,哭的真丑。狐狸想。

狐狸睁开了眼,瞧见自己正处于一片虚无之中,他知道自己是入障了。他心里倒没什么,只是脑海中无端的又浮现出凤紧张的神情。
他还没缓过来,场景又是一换,到了他们初遇的破庙旁。他记得,似乎从那会始,他就对他开始感兴趣了。
场景又是一变,来到了一个元宵节的我晚上。
那晚两人结伴走在花街上,街上的琉璃灯发出七彩的光照在那人的身上。那人白衣白发,一时间,倒是让狐狸生出几分这人已经羽化登仙的错觉。再晚点他和凤来到了一家酒馆喝酒,两人皆为好酒之人,顿时击掌三下,约了个不醉不归的誓言。喝到后来酒馆打了烊,两人又拿了酒葫芦装了几斤跑到那城的城墙上看月亮。
也不知道是喝的太醉了,还是月色太美。狐狸看着那人,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凤那会已经靠在他的肩上睡了过去,对于他此番作为并不知晓。狐狸仰头又灌了一口酒给自己,他想妹妹总是说起情这东西很甜,让人离不开。
可他觉得,这东西特别苦,苦到让人不得不放开。
到后来,便是在虚无山上。
场景戛然而止,狐狸也是在这时候睁开了眼。
凤见他醒来,一脸欣喜的将他从床上扶了起来。狐狸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去,他问:“你接下来该去哪?”
凤说:“丘瞑。你呢?”
狐狸疲倦的闭上了眼,靠在床边,说:“我回青丘。”
“那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找到了。”也丢了。

分别那日狐狸没再说什么,只是站在凤的身后,瞧着他走远了,才转身开始赶路。他的胸前贴着一块玉,这是凤给他的,说他前几日在虚无山上造的杀孽太多需要一些什么东西将那股怨气压下去,便将自己贴身的那块玉给了他,让他挂在脖子上。狐狸原本不打算要的,凤却不由分说的塞进了他的怀里。
“带着吧,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免得哪天我们在街上见着了,我却忘了你长什么样。也好让我靠这块玉认得你。”

那天,和狐狸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面的凤忽然找到了他,狐狸没想到一向沉稳的他脸上居然也会露出一些少年人的姿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找到你说的伴生侣了。她有个好听的尘世名,唤王昭君。”
“那你的呢?”狐狸忽然打断道。
“姓李,单字白。”凤说,“你的呢,取了没?”
狐狸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他说:“现在有了”
我也姓李单字白。

凤和凰喜结连理那日,狐狸也去了。他坐在酒桌上,远远地看着那对新人,他觉得他们般配极了。可能是他这辈子都想成为的样子,却又无法成为的样子。 
吃过喜宴,狐狸独自一人上了那座虚无山。
他从怀着掏出一块玉,仔细的看着,也不知道从中看到了什么,恍然间已泪流满面任凭夜风轻拂。

评论(1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