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邦信联文/黑帮paro】两世征程 15

*差点跟不上七爹更新的脚步 @慵-今天依旧很懒-七
*我爱信信,信信爱我。
*最近因为一些事,负能到爆炸。
*下午拿成绩,祝我好运。

闻言刘邦倏然收起方才尖锐的气场,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哪怕是在敌人的包围下,也暗暗透露出一股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那现在,我是不是该把你方才那句话还给你?”刘邦说。
项羽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但也没有多久,他忽然说道,“你莫不是忘了你现在可是被我的人包围着,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成了。”
刘邦无所谓的笑笑,他说:“是啊,可你是不是忘了韩信这个人,可是可以给你创造出不可能的。”
刘邦话音刚落韩信的刀就突然发力,虞姬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硬是双手抓住了韩信的刀刃,没再让它前进一分。
“啧。”韩信失望的叹了口气,脚下发力像似要将项羽所坐的位置踢翻,虞姬想也没想就拉着项羽站到一旁,与此同时方才还在韩信手中的刀已经被人甩了出去,正正刺进了刘邦身后想要将刘邦击杀的那一个人。那人的眼底写满了不可置信,喉咙却被一把刀贯穿,刘邦回过头,一把抽下银刀,走到韩信的身边。
“现在,霸王还想怎么留人呢?”刘邦手中的刀忽然递到韩信的嘴边,方才蘸上的血液正缓缓向下滴着。韩信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上头的血液,眼睛直直的盯着项羽。
那一瞬间项羽看到了一匹真正的狼,一匹嗜血的不讲情义的狼。

“韩卿。”刘邦忽然转过头,朝韩信耳边低声轻叹道:“你这样真的很招人疼呢。”
韩信说:“君主还是先想好怎么脱身比较稳当吧。”
“好吧。”刘邦走到项羽的面前,用刀尖在护在项羽身前的虞姬的胸口,说:“嫂子,您说,是你们的人动作快一点呢还是我捅刀的速度快一些呢?”
“你!”虞姬被人气的脸色发白,但她还是没有动,她就这么将她的所爱紧紧的护在身后。忽然项羽环抱住她,低声说道:“虞姬,这个结果我们不是早就料到了吗?何必呢?”
“霸王。”虞姬啜泣起来,她说:“我不甘心啊,明明是您的,为什么……?”
“为什么?”刘邦说,“错就错在,你们动了不该动的东西。”

韩信正听得起劲,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他听到了房间内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它在滴答滴答的走着,现下的速度比前几分钟更快了些。他突然拉过刘邦,往外走去,却发现门不知何时被锁了起来。
“你居然……”韩信转头恶狠狠的盯着项羽,项羽见他这反应,大笑起来。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项羽说,说着举起桌上的酒杯朝他们一拱手,尽数落肚。虞姬的手还在滴着血,她默默的坐在项羽身边,闭着眼睛像似在等着什么。
“疯子。”韩信说着,不管不顾的发狠着提着那个房门。这儿的门用的都是实心的红木,任由他怎么踹,连门带锁都是好好的。
韩信拉着刘邦进了卫生间,刘邦抿着嘴,看着他动作。
韩信将卫生间的水龙头开到最大,水流声哗哗的响着,他将自己身上的外套全部都吸饱了水,末了还在角落头铺上了几层湿毛巾。刘邦被他按在上头,说:“张良说,他们已经在努力的闯来了,让我们撑住。”
韩信没答话,专心听着外头的声响,突然他一把抱住刘邦,将他整个人紧紧的裹在了怀中。一股热浪紧随其后,将卫生间的门都震碎了,玻璃哗啦啦的碎了一地。韩信虽然身上的衣物已经被他沾湿,但还是被那气息灼伤了。他闷哼一声,硬是让自己挡住了那大部分的热量。

韩信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肺腑都被灼穿的痛感,但他还是没忍住叫了出来。
刘邦的声音带上了几分颤抖,“韩信。”他不明白,韩信为什么还会这么对他。
“嘘,你别说话,你一说话我就憋不住了。”韩信艰难的从口中挤出这么几个字,便晕了过去。此时热浪也小了不少,刘邦将他搂紧怀中,经量让自己不去碰他背后的伤口,他转过身,就像韩信方才护着他那样,将他护在怀里。

2017-07-07 /  标签 : 邦信两世征程 70 4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