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邦信联文/黑道paro】两世征程 17

*今天起床差点摔在地上,丢脸(     )
*我爱七爹,她是神吧!!!!
*么么啾♡ @慵-今天依旧很懒-七

韩信晕过去前最后看见的画面,便是一脸担忧的刘邦。
这是他吗?韩信的脑海中只来得及发出了这么一个疑问。

他这一晕,便在那混混沌沌的思想里,找到了好久之前的事情。
那会刘邦刚登基为王,许多时候被政事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有个偷闲的时间,就是提着壶酒往他的院落跑。
那会多自在,两人坐在院里,一人一小杯酒,笑着谈论着这些年过来的风风雨雨。不管什么君臣之礼,醉了就一块坐在草地上,看着天上那明月。

到后来,倒是变了。

他俩之间的情感太过于复杂;说爱,还不够;说恨,也不能完全概括。
他们若是其中一方中途离开了,都造就不了最后的那个他们。
那会当他发现房间里有炸药时,第一反应便是该如何去护住那人,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其实韩信挺想问一下刘邦,凭什么你的命天生就要比别人珍贵。
后来想想,也确实是因为他命珍贵,他才遇得到他。

或许天命本该如此。

韩信醒来那天,窗外的雨正下得淅淅沥沥。
或许是因为初春的缘故,这段日子总是雨水多的使人心生厌烦,却也把那昂藏的一片生机带了出来。
他盯着纯白的的天花板发了一小会的呆。
他这是出来了吗?刘邦又怎么样了?
一时间,无数个疑惑占据了韩信的脑海。
“醒了?”不知道在椅子上做了多久的张良,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韩信应道,“君主他怎么样了?”
“死不了。”张良说,他看着韩信浑身裹满绷带的样子叹了口气,“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他没有。”韩信沉吟了一会,回答到,“我本就该这么做。”
大概是因为方便做手术的缘故,韩信的一头红发被剪成了寸板,本人似乎还挺满意这个造型的,借着床旁边不知道谁连同水果一起落下的镜子在那小心的调整着角度。他让张良帮忙,使他好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韩信转头看向张良,“你怎么来了?”
“替班。”张良淡淡的回答道。‘
替的是谁的班,韩信自然是猜得到的。
能让张良来的人,除了刘邦还有谁。

刘邦最近快要忙疯了,除了晚上得空可以跑去韩信病房坐一会,其余时间都是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着。
圈里人知道是项羽妄图想和他同归于尽,而圈外人只知道一向以奢华著称的人鱼堂,一夜之间竟然出现了这么大事故。
毕竟是他名下的企业,他必须马不停蹄的周转于各大电视台的节目里对事情做一个详细的说明。而且在这些时间里他还得分出心神去揪出潜伏于内部的卧底,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带着炸药进来,还差点让他和韩信陪着项羽那两人去了。
再说了,即使是项羽的手下的人带进来的,他们刚进到人鱼堂就会被刘邦监视到,根本没有时间再去布置炸药。
所以,能做到这一点的,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一是对人鱼堂十分熟悉的人,二便是在他们内部十分的有威望,以至于此类事件根本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刘邦按着条件一步一步的筛选着,最后猛然想起一件事。
部下这个计划的人,一定对他们俩人的性格了如指掌,清楚地知道韩信会在最后关头护着他。
刘邦像似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
糟了,韩信。

就在张良离开病房去找护士帮韩信换药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