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邦信】飞鸟

*大家早,我来发刀了。
*阿黎 @沈木黎 点的梗,感觉我并没有写好QAQ
*原来在他心中一直朝气蓬勃的少年也会老去。

“你还回来吗?”
韩信发了这条短信出去,他就打开电视在那漫无目的的换着台,他找不到自己想看的节目,只好拿着手机翻着他和刘邦的聊天记录。
向来都是他说的多,刘邦听得多。
他看着自己在qq上发给刘邦大片大片的消息,收到的只有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字,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浇灭了。
或许该结束了。韩信想。

下一秒对话框的右下角冒出来一个泡泡,韩信立马戳了下去。
他想,结束个狗屁。
他看见刘邦回复他了,说:【你吃吧,我今晚加班。】

韩信想,这算什么呢?

他和刘邦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刘邦比他长几岁,是作为新生欢迎的代表。那天或许还有很多人和刘邦是一样的,可韩信偏偏就看到了他。紫发紫眸,一个与他人与众不同的气场,足以让韩信留下一个深刻的回忆。
这就是在这时,他瞧见韩信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以为这人是因为第一次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而有些胆怯。他的脸上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走进韩信,他问他:“学弟,需要帮忙吗?”
“啊,好。”韩信被他这么一喊,倒是回过了神,转眼一看面前那人竟然是自己刚刚盯着的人,顿时脸上浮现出一点点可疑的红晕。
刘邦倒是彻底认为这人是因为内向而感到害羞了,他帮韩信提着行李箱,带着他到了新生报到处。
“呐,前面就是新生报到处了,祝你好运。”刘邦放下箱子,朝韩信挥了挥手。
韩信说:“谢谢。”
他想,自己应该是自作多情了。

但缘分偏偏有这么巧合,韩信他拿着寝室的钥匙,刚扭开门锁就看见了那个人。
“呀。”刘邦似乎也有点惊讶,“他们今天就和我说过会分一个人过来和我住,没想到是你呀。”
韩信点了点头,他说:“你好,我叫韩信。”
刘邦说:“你好,我是刘邦。”

刘邦似乎特别的忙,韩信从开学那一天起就没见他有休息过的时间。每天都是很早就起床,到晚上寝室快要熄灯的时候才回来。韩信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自己一个人住在寝室中,但每每看到刘邦晚上回来给他顺手带的夜宵,他又不这么觉得了。
有这么一个室友还真好。韩信想。

他也没什么能帮得上刘邦,只是每日在太阳大的时候,抱着刘邦的被子放到阳台晒。刘邦有次还因为这个晚上给他买了份超级大的麻辣烫,韩信吃的不亦乐乎。
日子倒也这一天天过去了。
只不过有一天下午韩信刚从课室走出来,发现天却下起了雨。他着急的跑回寝室,发现自己下午刚挂出去晒太阳的被子已经被雨打湿。韩信急得团团乱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转身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
“怎么了?”刘邦问他,他双手搭在韩信的肩上,好像带着一种让人安定下来的魔法。
韩信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己的被子,说道:“下雨了,我下午才晒出去的被子被淋湿了。”
“那你有替换的吗?”刘邦问。
韩信摇了摇头。
刘邦走过他,抱起自己床上的那张被子,放到了韩信的床上。
他说:“你盖着先吧。”
“那你呢?”韩信问他。
只见刘邦从柜子里抱出一张毛巾被放在床上,他说:“我盖这张。”
那会A市刚入冬,再加上先前才下了一场雨,空气自然是冷的够呛。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刘邦制止了。
“好了。”刘邦说,“我体质好着呢,就一晚上的事。”

那晚的韩信盖着被太阳晒的暖烘烘的被子,很晚都没睡着。他听着刘邦床铺传来吱呀吱呀的声音,他很想将被子给回给他,他去盖回那张被雨淋湿的。但他不敢,因为他知道这样子刘邦会生气。
或许刘邦也没想到,从那一晚开始,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有些不一样了。

那天之后刘邦依旧是很早就出门了,但会在一些地方给韩信留下便签条。上面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但更多的是当天的天气预告,有时候还会提醒韩信有什么课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韩信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将刘邦约了出去。
他没去什么ktv,只是拎着几罐啤酒带着刘邦上了学校的后山上。
韩信的酒量一直都很差,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待他放下第二罐酒瓶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是瘫倒在刘邦身上了,他被微凉的夜风吹眯了眼,他指着空中最亮的一颗星,笑着说:“你瞧,我在那里看到了你。”
刘邦没有说话,一口一口的给自己灌着酒。
“其实刘邦,我挺喜欢你的,刚入学那会我就注意到你了。”韩信说。
刘邦这时候才开口,他说:“我知道。”
“屁!”韩信激动的坐了起来,他大声的说:“你知道个屁,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我都还以为我这寝室就我一个人。”
“可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喜欢上你了。”
刘邦盯着他许久,叹了口气,吻了上去。
“喜欢我,可是特别累的啊。”

第二天两个人虽然没有指明,但暗藏其中的情愫还是表达了出来,两个人似乎比平时更有默契。
刘邦有时下了课会去韩信的课室后头等着那人下课,两人一起吃完了午饭才回寝室。
韩信觉得他们俩会一直这么下去。

两人第一次吵架实在刘邦决定放弃读研,自己出去实业。
刘邦觉得时机成熟了,他可以试着去放手一搏。韩信却觉得以他现在的准备,或许还要等等。
到最后还是韩信服了软,他和刘邦一起搬出了寝室,到刘邦工作室附近租了一间出租屋。虽然那会房子还小,但韩信却觉得未来还是一片光明的。
工作室刚建立起来那会,刘邦和韩信见面的时间更少了。很多时候都是他回来了,韩信刚好出门去上课。韩信回来了,他又被人叫去工作室处理文件的问题去了。两个人的交流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张张便签条上了。
那会智能手机刚流行起来,刘邦靠着自己的工资愣是给他和韩信一人弄了一台手机。他们俩的交流也就不局限于那便签条上了,有时候两个人会挂着qq语音,韩信在那说着,刘邦在那听着。
一旦刘邦忙了起来,韩信就不说话了,他带着耳机听着那头的声响,手下不断地敲打着屏幕,给那人发着自己最近见着的有趣的事。

其实韩信一直觉得若是在事业和爱情之间让刘邦选一个,他必定会选择前者。
他去过刘邦的工作室,但那会或许不该称为工作室了,而是一个小型的公司。各种项目都在刘邦定制的计划下有条不乱的进行着。

后来韩信就没去过刘邦的公司了。
因为他知道这是刘邦的帝国,一个没有韩信的帝国。

这天是韩信和刘邦相识的七周年,或许没什么,但韩信还是兴致勃勃的去超市买了一堆菜。
做了一大桌的菜,就等着刘邦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但从黄昏等到深夜,他都没见到刘邦。
他掏出手机给刘邦发了条短信,过了好一会,那人才回了过来。
韩信盯着它许久,认命地坐到饭桌旁,吃起了已经凉透的菜。
他想,我的手艺一直不差啊,怎么今天这味道就这么苦呢?

第二天,刘邦回到家,发现桌子上摆着一台手机还有一张便签条。他认得机型,这是他买给韩信的那一台,他还记得韩信接过那会兴奋的满屋子乱窜。可现下,除了手机和那一桌子被人重新热过的菜,刘邦找不到还有什么是属于韩信的东西了。

他无助的看着纸条上的字。

【刘邦。】韩信端着笔,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写着,刘邦以前就一直夸他字好看,这是最后一次了,他得写的比以前更好看才行,【他们都说爱情是要两个人拉扯才能长久,可我却觉得我一个人就可以维持这段感情。但我最后还是发现我错了,这种东西就像拔河,哪一方越用力,就会越疼,哪一方先松了手,就输了。你就像那头的人,拉着不疼,也不用担心松手的事。可我真的是累了,所以我就先松了手。对不起,祝你今后喜乐安康,无悔无怨。】

刘邦这时候才发现,他的生活已经离不开韩信了。
他还是把他弄丢了。
再也找不回来了。

之后他也回去学校问过,他们都说韩信直接退学,出国去了。前一年他家里人一直都催促着他做出准备,也不知道为什么拖到了现在。那人说到这叹了口气,他说,韩信家里一直都很有权有势,似乎当年为了和家里置气才跑来这边。
到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在这边呆了这么久。

韩信那一次出国,连个电话都没留下,已经表明了他和刘邦道别的决心。

刘邦再一次见到韩信,是在很久之后了。
那会的韩信已经和刘邦印象中的他不一样了,他的马尾没有以前那么长了,眼角也出现了细微的皱纹。
他老了。刘邦想。原来在他心中一直朝气蓬勃的少年也会老去。
他没有上前去和韩信打招呼,只是站在街上看着他,随着人流走去。

那会的天边飞过一群鸟,穿过几个云层,又消失不见。

2017-07-13 /  标签 : 邦信 78 9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