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百日邦信】对心

混更【bu】

百日邦信:

Day.5


 @朝烟暮雨 




这天韩信刚把要搬走的东西整理好,他一起身,一盒不知道何时跑入他口袋的薄荷糖掉了出来。铁盒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倒是把韩信吓了一跳。韩信只好弯下身将那小铁盒捡起,这是一个正方形的盒子,盒身是粉色的,上头还印有一只小仓鼠。


韩信打开盖子,从里头拿出一颗糖放入口中。糖碰上味蕾迸发出一股草莓味的甜腻,让韩信想起了一些事情。


 


那是他和刘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天是个雨天,他没带伞,只好狼狈的将背包举高过头,堪堪挡着点雨滴好让他跑到街旁的店里头躲雨。尽管如此,韩信的头发、身上还是湿了一大半,店内的空调将韩信身上的衣裳吹的冷乎乎的,使他恨不得淋着雨回家将身上这套衣服换下来。


正当他发着呆时,被人盖了一条毛巾下来。


韩信有些发愣的拉住毛巾两角,转头看去。他看见那名紫发的年轻人双手撑在他身后的柜台上,笑眯眯的和他说:“你还是将你身上的水擦擦吧,省得感冒了。”


韩信应了一声,乖乖地用毛巾将身上湿的厉害的地方擦了一遍。但擦完之后,毛巾湿得快要滴出水来,韩信就打了个喷嚏。


“哎,你这可不行啊。”年轻人从柜台后绕出来,韩信见着他手里拿了个电吹风,“来,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谢谢。”年轻人过于热情的态度让韩信感到有些不自然,他试着开口说道:“这个我自己来就好了。”


“好吧。”年轻人耸了耸肩,将电吹风放到他的面前,说:“插座在那里。”


韩信接过电吹风,走到插座旁站着。一时间,店内除了一直放着的悠扬的乐曲,只有韩信吹头发时发出的呼呼声。


 


韩信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想着不着边际的东西,一回过神,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卷入了电吹风中,疼得他不小心叫了出来。那年轻人像是听到了声音,从后厨中走了出来。


“你怎么老是把头发卷入电吹风中啊。”老是?韩信默不作声的听着年轻人一边把他的头发从电吹风中弄出来,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


“那个,先生。”韩信突然出声打断他,疑惑不解地问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啊……”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年轻人突然停顿了一下,韩信正想抬头看着他的表情的时候,他听到那个年轻人说:“没有哦。”


“可……”韩信还想说些什么,年轻人已经拿着电吹风站到了一旁,看着他。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邦。”刘邦说,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


雨停了之后,韩信便离开了。离开时,韩信不知道怎么就和那个店主交换了手机号码,以及被人送了一盒草莓味的薄荷糖。


 


韩信抓着盒子晃荡了几下,盒中的糖果碰到盒壁发出声响,在空荡的房间里回荡。


这盒糖并不是一开始他从刘邦那里拿到的,期间里头的糖被韩信吃完又换上了许多不同口味的,但最后还是上次从刘邦那里塞回了一大把草莓味的薄荷糖。


韩信不知道怎么形容刘邦这个人,除了第一天有些令他费解的话语之外,其余时间刘邦算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懂得很多,性格也是比较开朗的那种,而且做饭也很好吃。


但韩信奇怪的是,刘邦为什么会跑来这个小地方开这么一家咖啡店。


韩信是个憋不住事的人,当机立断跑到了刘邦的店里。只不过刚好是在营业时间,刘邦见他来只是打了声招呼,又忙活了去。


等刘邦真正忙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韩信因为要换一个工作环境,所以要搬去里新公司近一些的地方住。今天从早上整理忙活到下午出来,连午饭都没吃,现下倒也是叫唤了起来。刘邦听到响声后憋住一脸的笑意,走回后厨去了,留下韩信一人脸红红地站在原地。


 


“韩信,韩信。”待刘邦站在韩信面前喊了他几声,韩信才回过神来,“饿傻了?”


“去去去。”韩信赶他,“你才饿傻了,你信哥我实在思考人生。”


“哦。”刘邦点了点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思考了将近半个钟的人生。”


“他妈就你话多。”韩信翻了个白眼,“吃面。”


闻言,刘邦只好乖乖的在桌旁坐下,欢快的吃起了面。起初韩信还觉得没什么不对,到最后才想起自己跑来这边的原因。


“邦哥。”韩信将口中的食物咽下,问他,“你怎么会跑来这边开这么一家咖啡店啊?”


“哟。”刘邦挑了挑眉,“怎么突然想问这事了。”


“没。”韩信说,“就觉得你这手艺呆着太屈才了。”


“来,凑近点,我告诉你个秘密。”刘邦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


韩信疑惑的凑上前去,刘邦在他耳边小声地说道:“其实这些都是我买的速食。”


韩信:???


韩信作势要去打刘邦,却被那人笑着拦了下来,说了个让韩信意想不到的故事。


 


刘邦刚认识韩信那会,比韩信印象中还要早。


或者说,韩信还穿着穿开裆裤那会就认识了。


刘邦原先是和韩信住对门的,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着韩信跟在他身后咋咋呼呼的东奔西跑。两人当时几乎是形影不离,大家都认识他们。


那会韩信的头发就是梳着个马尾在身后,暗地里不知道被多少同龄人笑着说是小姑娘。那时的韩信才六岁,也不懂得什么道理,只是见人就笑。有次被人欺负的狠了,委屈巴巴的找上了刘邦。刘邦那会正在备战中考,瞧见自己一直疼着的人居然被人欺负的这个样,当机立断丢下笔拿着根棍子出门把那群兔崽子揍了一顿。


那群人也知道自己理亏在先,也没敢回家和父母告状,又或者说他们父母只是以为他们又去哪里捣乱去了。


 


韩信的发圈不知道被人丢到了哪去,一头红发乱糟糟的耷拉在脑后。当时又恰逢韩信的父母出门上班去了,刘邦只好把韩信领回自己的家门,给那人洗了个头。刘邦是第一次帮人洗头,动作温柔的不行,韩信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眯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最后顶着一头泡沫迷迷糊糊地靠在了刘邦的身上。


当时的刘邦是又气又笑,但他哪敢拿韩信怎么办啊。只是把那人叫醒把他头发上的泡沫冲了干净就把那人赶出去吹头去了。


他刚把被弄脏的上衣脱下来,韩信那边又出了状况。他只好放下手中的衣服,出门查看情况。那家伙或许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吹头发的缘故,头发被卷进了电吹风里。小时候的人泪腺总是特别的发达,他一看到刘邦,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刘邦叹了口气,只好上前帮那人从电吹风中理出头发。刘邦帮他把头发吹干之后,见那人还是泪眼朦胧的,从抽屉里拿出颗薄荷糖塞韩信嘴里去了。


韩信砸吧了下嘴,开心的说道:“草莓味的!”


“是,是。”刘邦揉了揉他的头,说:“你玩着吧,我还得学习,吃完了糖再找我要。”


“好。”韩信乖巧的应道。


待后来韩信的父母上门找人的时候,瞧见的是刘邦把韩信护在怀中,两人一起在床上睡了过去。


 


但等韩信再大一点的时候,刘邦因为父母的原因,要离开这个地方,搬家到另一个城市。或许还小一点的时候,韩信还记得隔壁家有这么一个对他特别好的哥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韩信只能从父母的口中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对他好的人。


等他再大一点时候,生活中被其他东西占去了时间,便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直到今天刘邦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说了这么一个故事,他才想起来。


 


“啊。”韩信张了张嘴,吐出了这么一个单音节。


“啊。”刘邦有样学样。


 


“我就说,你怎么这么眼熟。”韩信马后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刘邦哭笑不得,“得了,没想起来就没想起来,我又不怪你。”


“呃……”刘邦话说到这个地步,韩信也不好反驳,只是掩饰性的问道:“那你回来是为了啥?”


“你说呢?”刘邦反问。


“……我?”韩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刘邦笑而不语。


 


再后来,两人的关系倒也是就这么定了下来。每当韩信下班或者是放假时候,便会跑到刘邦的店里头坐着,什么都不干就是坐在收银机前,点着刘邦今天又赚了多少钱。有时候比前几日多了点,他就自个在那里傻乐。刘邦若是在后厨探出头瞧着他这一模样,也跟着笑了起来。


有时候,韩信不在店里,平日和刘邦熟识的几位常客也会凑上去问那个小帅哥怎么不在。刘邦都会笑着说,他去忙活他的工作去了。有几个人也瞧出了他俩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就会好奇地去问他。


刘邦向来不爱拒绝人,对于那个问题的答案,刘邦想了很久,才回答。


 


平生相见即眉开。


或许这就是刘邦能想到对他们俩之间最直接的解释。


 


End


 


作者有话说:QAQ最后用了一下我最喜欢的一本书的书名《平生相见即眉开》。这是一篇直到day4发出来那日才完成的产物。OTZ不过我能参加这个策划还是超开心的!!!



评论(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