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今日和往日都一样,听风便是风,看雨便是雨。夜幕笼罩了整个汉宫,刘邦的寝室里也点上了蜡烛。刘邦走到窗边,抬手接住了一片被风吹落的叶子。
叶脉或许是因为叶片已经干枯的缘故,清晰的显现出来了。
“韩信。”刘邦突然开口喊道。
他身后的一片黑暗处突然走出一个人,若有人在这瞧着了此景,便会惊得大叫出来。

“汉王。”
那人已经换回了白龙时候的装束,银白色的盔甲在烛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闻言,刘邦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了出来。
“我还是喜欢你喊我刘邦。”
韩信不语,垂下眼眸站在一旁。
刘邦看着他这样,心底无端地泛起了酸意。
“罢了,你走罢。”

韩信朝他的床前鞠了一躬,化成白龙便从窗口离开,回了天上。

那晚,汉室的第一位皇帝驾崩,不少宫中人在那一阵又一阵的雷声中,好像听到了一阵婉转的龙吟声。

像是谁在那低声的哭着。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