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秋风将街边的梧桐叔上的枯叶都吹落了下来,洋洋洒洒地铺了一地。人从上头走过,踩上那些叶子总能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刘邦和韩信两人相顾无言,一起并肩走在这条路上。或许是因为入冬了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太阳将要西落的缘故,街上的行人也不多。但能听见不远处结尾那黄包车拉着客的一声声呦呵。
    韩信低头踩着落下的树叶,有时候踩得狠了,刘邦还能听出他皮鞋磕在地上的响声。他知道韩信在想着什么,刘邦伸手拉住了韩信的手。大概是因为衣服穿得薄了,韩信的指尖都透着丝丝凉意。
   “走罢,吃完这场喜宴我们就回家。”
   “嗯。”韩信声音闷闷地回答到。

    夕阳倒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就这么从街头,走到了结尾。

——————
看完了张爱玲的《半生缘》……
……
……
哎……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