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小白龙似乎对自己的来历并不感兴趣,每每我性质来了,想和他讲讲当初见到他那会的场景。他都会撇下一句“无聊”给我,跑到一旁看客栈老板家的娃娃们玩泥巴,有心情了,还会凑上去一起玩。
每到这会,我都莫名地有种被泥巴打败的挫败感。
小白龙很喜欢热闹的地方,每晚夜市刚开那会,他都会缠着我,让我带他上街玩去。
我看着他说道:“逛街那会,你必须拉住我的手,不许乱跑。”
他歪头想了一会,像是在出卖色相和出去玩之间挣扎了好久,才用一种沉重的语气回答我:“好吧。”
刚开始他还不情不愿地牵着我的手,后来被夜市上好玩的玩意吸引去了,兴高采烈地求着我给他买这买那。有些小贩见我出手阔绰,都夸我有好福气,生了个这么俊俏的小公子。
对此,我只能笑笑。
晚上和他回去的时候,路过一个茶馆。茶馆里头的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把小家伙吓了一跳。说书先生的语调拉得长长的,在那咿咿呀呀地说着龙九子的故事。
我瞧见这小家伙扒在门框旁听得入神,心中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这小家伙,也没有表面上那么不在意呢。

2017-09-14 /  标签 : 笑龙吟 20 2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