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小白龙的龙角手感很好,就像初冬那会被放在院外冻了一个晚上的松糕一样。但他并不喜欢别人碰他那处,而我也只有替他清洗身子的时候,才有幸碰到。

这天我才将那洗澡水倒掉,回来时见着他气鼓鼓地坐在那,嘴巴紧闭着,脸颊却鼓起来了。
我掐了掐他的脸颊,问道:“怎么了?”
他看向我,有些郁闷地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这龙角连我自己碰了这块都会难受上好一段时间,可为什么你碰了它却不会这样?”
我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
他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我心底松了口气,我不可能和他讲我当时是用着仙气在护着他吧。

他推开了房间的门。刚才下过雪,院里的梅也开了,入眼便是满园的红梅。
“刘邦。”他忽然转过身子,双手举得高高的,朝我说道:“抱我,我想去摘那梅花。”

我说好,弯下腰将他抱起,带他走到园中那棵梅树下。枝头有束梅迎着风,在晚霞中微微摆动着。他在我怀中伸着小胳膊,可就是差上了这么一点。

见状,我只好伸手将那束梅摘了下来。想了想,又往他的龙角上别了一朵花。

“真好看。”我笑着看着他。

他却不知为何在我怀中红了脸。

————
盆友,吸龙吗?

2017-09-15 /  标签 : 笑龙吟 46 11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