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小白龙第一次看着桌子上的吃食,泛起了愁。虽然说这桌子上摆着的包子,皮是晶莹剔透的,散发着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可他并不懂得如何去吃它。
小白龙费力的从椅子上下来,他拖着鞋使其在地面上划出一些嘈杂的声音。

我还在厨房收拾着餐具的时候,就远远听见了这声音。我叹了口气,只好将手头上正在清洗的刀具放到一旁,把手洗干净了才推开门。
远远的就瞧见那小家伙拖着鞋,朝我着走来。我快步上前将他抱起,“怎么出来了?”
小白龙在我怀里扭了以后,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才懒洋洋地开口喊我:“刘邦——”
“哎。”我应他,“怎么了?”
“你那个什么吃食,我不会吃。”小白龙说,他一边掰着手指点着他对那吃食的第一印象,一边说道:“虽然我是承认它好看、又香,看起来就好似那云里藏着的水滴一样。”
说罢,小白龙又伸手来掐着我的脸,往两边扯。好像是要把吃不到灌汤包的怨念都发泄在我身上,这令我哭笑不得。
“好了,小祖宗。”我说,“我喂你吃,行吗?”
听到这话,他满意的收回了手,还拍了拍我的脸,“孺子可教也。”

得,还有架势了。

我把他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拿起筷子将灌汤包的一角戳开,“你来把这汤汁给吸干静了,我再教你下一步怎么吃。”

“小心烫口。”我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汤汁散发出来的香味所吸引的小白龙迫不及待地上去舔了一口汤汁。
不出我所料的,这小家伙被里头的,汤汁给烫到了。
“呸呸呸。”小白龙吐着舌头,揪着我的袖子不肯放手,“烫死我了。”
我无奈,只好从桌子上沏一杯凉白开递给他,“谁叫你这么急躁。”
“哇!”小白龙说:“窝抖着个样子了,腻害嗦我,桑心了。(我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说我,伤心了。)”说完,又朝我做了个鬼脸。

“好了好了。”我哄道,“我错了行不行。”
他想了想,朝我脸上啜了一口,满意的说道:“看在泥态度如此诚恳的份上,窝原谅你了。”

————
晚安~
宿舍停电了,对面楼大半夜的还跑出来嚷嚷,简直了。
还用手电筒照,服气- -。

2017-09-20 /  标签 : 笑龙吟 19 2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