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我还在帐中看着军报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了我一声。我抬头,瞧见是白龙进来了,我透过他掀起的那一小块帘子,瞧见外头竟是下起雪来了。
他体内的封印刚解,体内的灵力还不稳定,导致整个人忽大忽小的。我只是一个慌神,他便变回了我刚见到他那会的体型了。
他跑到火炉前跺跺脚,在那围着火炉自顾自转悠。我放下手中的军报,将他抱了起来,两个人靠在火炉旁取暖。
他坐在我的怀里,玩着我的手指。“刘邦。”他坐在我怀中,突然抬头看着我,“为什么你们要打仗,大家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闻言,我收紧了一下搂着他的手,我将下巴搁在他的头上,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很想这么睡过去算了。
“我也不知道。”我说,“汉人都这样,打完外族开始窝里斗,也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

小白龙想了想,他伸手扯了下我的脸颊,笑着说:“要不我帮你吧,你赢了,这个天下也就太平了。”
我当时被炉火考得暖烘烘的,开始犯迷糊了,也没听见他说了什么,只是含糊地应了声。
待我醒来的时候,我怀中的小白龙已经不知去向。我正打算喊人去寻他,却听见外头有人通报,萧何求见。
我不知所云,只好将他唤了进来。我瞧见萧何进来之时,身后还跟着一个红发的青年,一时间不知道萧何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你这是……”我眯起眼睛抬手揉了几下,有些头疼的靠在案旁。
“君主。”萧何朝我行礼,说:“我想向您推荐一人。”
“在我看来,他在军事上的实力,足以助君主你一统天下。”
我挑挑眉,坐直了身子看着他。

只见一直在他身后站着的红发青年突然走上前来,学着萧何先前那样子,朝我行了一礼。那人抬头,我就这么被他望进了眼底,他笑了起来,说:“韩信参见君主。”

就像一场春雪被春风吹过,化成一场春雨的落了下来。

2017-09-25 /  标签 : 笑龙吟 32 2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