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笑龙吟》1

【邦信】

《笑龙吟》重修再开连载!!!

~\(≧▽≦)/~今天考完就放假啦~

卷一 龙说

刘邦是天上一名散仙。
平生最大的兴趣便是在天庭上吹吹风,喝喝小酒,摸摸仙子们的小手。当然最后一个只能说说,若真是做了出来,怕是和那天蓬元帅一般下场了。老前辈带来的血的教训,可不是一般的令人害怕。
刘邦并非正修出身的仙君,只是在凡间时恰好拜入了一个师门,又恰好功力都有所成,便成了这天上的一介散仙。
他人管的是星位、气运,而刘邦便是看着这天上的花花草草。却也有不少人羡慕的,论着他的好运气,说他区区一个散仙居然还能在天庭上找到个职位。
其实不然,为了使自己在这上面不这么无所事事,刘邦便厚着脸皮,日日跑到天帝那处求个职位。也不过是求了两三百年的功夫,天帝被他烦得受不了了,才顺手打发刘邦去看管这天庭上的花花草草。
再顺便做一下天池的清洁工作。
 就算是找了个职位,也是有工作做完的时候。这天上又不像人间,有画本可以看,有姑娘们唱小曲儿,刘邦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修成了仙是为了找虐。所以这会他只能给带着一点自己因为职务清闲常找下凡办事的仙君们讨的灵口,跑到荷池旁听那仙女姐姐们讲着这天宫中大大小小的事。
 兴许是看在刘邦常常带着那一大把小零口的诚意上,她们愿意分给他一小块石凳,远远的在她们一旁坐下。

 今日她们到不讨论哪宫的仙子瞧上了哪个仙君,也不讨论哪个仙君长得俊俏。只是在那里小声嘀咕了一阵子,平时同刘邦要好的一位彦欣仙子沉思了半会,才斟酌着朝他开口:“那个……刘邦,你可知白龙天君他这几日……便要被天帝逐下凡尘了。”
  “哦?”刘邦有些意外地挑挑眉,一边磕着他今日带来的瓜子一边问道:“那又如何?”
“你不是和他特别交好吗,怎么现在到成了这种态度!”那彦欣仙子站起来在草地上剁了剁脚,像是被他这无所谓的态度气着了,“平日就没少见你在我们耳边说这白龙天君如何如何,现在天君怕不是有难了,你倒是要和人划清关系了。”

 刘邦拍了拍手中吃得干净的瓜子壳,说道:“当初不过是欣赏白龙天君的仙骨,如今他被逐下凡尘也不过是他犯了错领了罚。”

 “我又为何要为他伤心呢?”刘邦说。“白龙天君又不是圣人,犯错便领罚,这不是应当的吗。”

 这下子,彦欣仙子倒是真的被刘邦这话给气着了,看也没看他扭头就走了。有些好脾气的仙子还上来劝刘邦,让他去同彦欣服个软就罢了,毕竟都是天宫上的,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刘邦笑着摇了摇头,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瓜子自顾自的吃着。她们相顾无言,看了看刘邦,又看了看彦欣转身而去的方向,最后只是朝刘邦说了声,便都追了上去。

 来的时候便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的那会也是走得浩浩荡荡的,就留下他一个人在这。
刘邦也不知道他呆在这里不愿意走是想看什么,或许是云,又或许是这一池荷花。
这天上向来都是没有时辰表的,刘邦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坐了多久。刘邦带来的瓜子被他剥得满地都是,刘邦还想往衣袖里掏的时候,才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吃完了瓜子。
“真是……”刘邦抖抖衣袖,将方才有些不小心带入衣袖的壳给擞了出来,苦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什么?”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带有威严性的声音,刘邦连忙转过身去,抬手弯腰,八分狗腿两份尊敬地朝身后那人行了一礼。
“真是白上了天宫,这么久还没有一点涨一点点悟性,小仙参见天帝。”刘邦将头埋在宽大的袖子后面,一句一顿的说道。
“你……罢了,免礼。”天帝抬手将身后的一溜侍女都给谴退了,刘邦一时间琢磨不透天帝这次过来的意图,开始四处观察琢磨离开的路线。天帝看着他觉得奇怪,便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刘邦以为天帝因为他的吊儿郎当的态度准备责罚他一顿,琢磨完离开的路线就打算找个好时机开溜了,可突然被天帝突然这么一问,就顺口说出来了:“我在想你打算怎么教训我。”

“……”
“……”

 随后,天帝看着刘邦的眼里不免带上了几分鄙夷,让刘邦颇为尴尬。
刘邦站直身子,将右手握拳放到嘴边,掩饰性地咳了一下:“那么,您这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天帝看了他很久,才缓慢地说道:“先前神皇在人间设下的那一道血魔印最近有些松动,我便让白龙择日下凡去看看,你……”
说到后面,天帝给刘邦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刘邦搓了搓手臂,无所谓地说道:“我?我也就是个打扫天池的散修,还是不去凑这等热闹了吧。”

 “这个任务十分艰巨,我没办法大张旗鼓地和神君们商讨,连私底下都是说他要被贬入凡尘。而且我始终觉得对于白龙来说,他一个人无法胜任这个任务。”天帝没有理会他,幽幽接着往下说道。
 “哦,那可以找个人协助他啊!就比如小桃仙,平时人也好手脚勤快,帮着武陵仙君处理了不少事情呢。”刘邦说,“照顾白龙那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体质,最最合适了。”
 “我看你就挺了解他的……”话一出口,天帝看刘邦的眼神瞬间就变了,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刘邦看到他这个表情,心底瞬间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连忙告辞:“帝君,小仙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可刘邦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人拉了回来。“刘邦。”刘邦转过身,天帝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从你被白龙带上来的那一天,我就一直在琢磨,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刘邦不语,只是看着他。
一时之间,两人虽然都是站着不动,但气氛中却带上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算了,你性子一直这般。”天帝像是妥协了一样,他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还瞎操什么心。既然你不愿去,我便照你说得那般去问问那位小桃仙罢了。”
而刘邦鬼神使差地将自己的回答在下一秒就脱口而出,“我若是答应你呢?”
闻言 天帝不可置信地看着刘邦,仿佛在思索方才拒绝得如此干脆利索的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你确定?”
刘邦说:“如果我们想的是同一件事,那么我想,是的。”
天帝看了刘邦一眼,欣慰地笑了起来。
他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

 刘邦想,这么多年了他到底是什么样呢?

 这个问题直到他被人和白龙天君一起送下凡尘的时候,还在想。

  在坠落凡尘的过程中,哪怕是仙君都会有些昏昏沉沉的不适感。刘邦闭上眼睛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心中不知道祈祷着什么。

在下降的过程中,刘邦感受到了身边的空气有着那么一丝不详的气息。他猛地睁开眼看向白龙天君的方向,发现在不远处一团黑雾正朝他们袭来。
刘邦心底咯噔一下,连忙调整身形,脚下朝虚空中一点,直直朝白龙天君飞去。

“韩信!”白龙天君似乎是出了什么状况,待到刘邦飞到他的身边,他的双眼依旧紧闭着。刘邦双手搭上他的脉搏,眉头一皱,发现不知道何时白龙竟是被人灌入了五石散。
“啧。”刘邦抱着韩信,身子以一种诡异地方式一扭,堪堪躲过已经飞到他们面前的那团黑雾。
那黑雾似乎发现自己的攻击目标改变了位置,在空中转了一圈,又重新朝他们飞去。
原本就因为在高空中极速下降而心生烦躁的刘邦看到这团黑雾根本就是为了他们而来的时候,心中的火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便结了个印朝那团黑雾推去。
不料那黑雾竟是将法印尽数吞噬,下一刻便化作更急速的攻击向他们扑去。刘邦咬牙,手上的动作不停,一时间竟是结出近十个法印护在他们周身。
两个人的身影逐渐被黑雾包裹起来,刘邦感受到自己的法力在这团黑雾中流失得越来越快。最终他还是承受不住,晕了过去。在他晕过去的那一瞬间,围在他们周身的法印都散了过去,黑雾皆是一顿开始往两人体内涌去,下一秒韩信的体内闪过一道金光,将这黑雾尽数驱散开。
韩信的身形一晃,慢慢地变小,最后尽是化成了凡间四五岁孩童的模样。

刘邦原以为他同韩信会命丧黄泉,却没想到一睁眼,身旁便躺了位白发白衣的孩童,但他的头上还长了一对龙角。他的双眼紧闭着,小嘴微微张开,胸脯随着呼吸在那微微起伏着。刘邦小心地将他拢入怀中,并开始检查一下身上所带着的物件。
刘邦伸手往怀里一摸,摸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灵石。他往里头注入灵力,发现灵石只是隐隐的蓝光,除此之外毫无反应。
刘邦皱眉,他原以为他们这次下凡只是一个勘察任务,却没想到遇上了这么个事情。况且现在连天帝都联系不上,怕不是天宫上出了什么意外。

他看着不知为何会化形成孩童状的韩信,叹了口气。自打刘邦上了天宫的那一天起,他就发现韩信对他一直有着一种诡异的吸引力,这个发现令他不得不四处避着韩信。
毕竟这种不明不白的吸引力,对于修仙者来说,十分的危险。

刘邦继续在怀里摸着,继而摸到一沓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抽出来一看发现全是银票。刘邦望着手上那一沓在他眼中闪闪发光的银票,一时间,呼吸急促起来,手有些颤抖,还差点将小白龙给甩下地上去了。
妈呀,他这辈子都没见到过这么多银票。

看来天帝对白龙天君还真是上心,怕不是搜刮了多少油水。刘邦暗自诽谤到,但望着怀中那睡得安安稳稳的小白龙,他又什么话都讲不出了。
刘邦小心翼翼地抱着他往前一步一步的挪着,下一秒脚边好像提到了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刘邦差点没被绊倒。他又将小白龙抱紧了些,低头往下看去,一个包裹安安静静地摆在他的脚下。刘邦刚才并没有看见它,它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他沉吟了半晌,弯下身子将它捡了起来,心道,若是出事的话,推给天帝就好了。

其实刘邦和天上的仙子、天君们都不太一样,他们都是要听着天帝的号令。而刘邦刚去到天庭那日,天帝便告诉刘邦,他根本没有权利去管制他。缘由刘邦猜不出来,天帝也不清楚。刘邦只敢隐隐约约的猜测,或许在此之前,他曾获得过什么奇遇,奇到这仙界之主都无法管制他。

突然天空传来一声巨响,将刘邦震了一下,他望着暗沉沉的天空,想起先前下来时遇到的那团黑雾。手上又掂量了一下怀中小白龙的分量,只好尽快去寻一间客栈投宿,否则他不敢担保等会不管是雨或是那团黑雾落下来那会,他可以将小白龙护得严严实实的。
刘邦抬起手,将那龙角隐去,一头白发也化成寻常人的黑发,才匆匆往暮色中的一家客栈走去。

评论(1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