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白龙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我看着他的那双眸子就能知道了。
他的那双眸子是火一般的红的,乍一看去,如同寒冬中的一声惊雷,这辈子怕是都忘不掉的了。

情动时,那双眸子又染上了几分少年的懵懂情味。说来奇怪,白龙常说自己已经活了三百多年,但身上却又无时无刻让人闻到那股年少的醉意。

依我来讲,白龙本身就是一坛藏在地下百年的桃花酿,一开封,香动九洲。我时常会觉得他身上带着金陵的桃花香,时常又觉得在上面看到了长安的风流意。你若见着了他,这辈子听过的写过的关于美丽事物的诗句都想往他身上安去。

我和他曾经历过两世的分离,生离死别个中滋味全尝了个遍。走的是我,苦的却是他。这世能再相遇,我常常扪心自问,我和他又能有多长时间的相伴,能不能在离开时给他再少些苦,少到他尝不到苦味。
但他却道,能在一会便是一会,他尝过了甜便不再怕苦。

如今,这个人躺在我的怀里,我搂着他躺在船上,而这一扁舟又荡到了长安的城河之上。

是长是短,也就这么罢了。

————————————————
《情系三世之俏皮白龙有情郎》(又名《笑龙吟》)现已气人上市!【别信】

(◍˃̶ᗜ˂̶◍)✩摸个邦邦和龙信重逢之后的邦心里活动,正文——我当然还没有写出来。【被暴打】

✧⁺⸜(●˙▾˙●)⸝⁺✧白龙真好,又潇洒又可爱。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