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笑龙吟》2

大嘎好,4我,带着小白龙来给大家拜年了。【bu】

这篇东西我也8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吧,反正不会坑的就是了!

后排悄悄艾特一下兔兔,这是给她滴 @方兔子

(づ ̄3 ̄)づ么么哒。

PS:想收到评论,谢谢啦。qwq
——————————————————————

刘邦刚踏进一间客栈,里头原本是闹哄哄地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他毫不怀疑,若是这时有人掉了一根头发,都可以听得见声响。刘邦转过身,将那些好奇的眼光全部都挡在身后,说:“掌柜的,要一间上房。”
掌柜瞧着他怀中那小白龙,瞧了好久,直到被刘邦不耐烦地用手敲了敲他面前的柜台,他才反应过来。他笑得有些谄媚,说道:“一间上房是吗?客官这边请。”
在领着刘邦上楼的途中,他悄声问道:“客官,你这怀中的小公子长得还真是俊俏,不知道令夫人......”
“我没有夫人。”刘邦打断了掌柜的话,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平日若是没有什么事情,还是不要上来了。”
“是,是。”掌柜说。
他将一间房门推开,对刘邦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刘邦抬脚刚跨进去,他便识相的关上了房门离开了。刘邦在他合拢房门的那一瞬间,似乎又听见下面那吵吵嚷嚷的议论声了。
刘邦轻轻地将小白龙放到床上,看着他熟睡的容貌,叹了口气。

白龙仅仅是因为睡熟时体内的灵气不安分的跑了些出来,便有这么多人注意到了他。若是有日他的龙角无意间显露了出来,又会惹得多少人坐立不安。
刘邦坐在窗边,望着天边的乌云,有些不安的想道。
现下的境地比他下凡前所猜更为麻烦了,他们遭到黑雾的攻击,白龙无端变小,而现在天宫那边似乎出了事情还联系不上。
天帝啊天帝,你这是在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虽然说刘邦在这凡间也呆过很长世界,但在天上散漫惯了。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出三竿了。小白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趴在床边用手指卷着他的长发玩。小白龙瞧见刘邦醒了过来,有些意外,“你醒了?”
“嗯。”刘邦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他刚打开房门想让人打盆水上来洗漱,却发现门口已被人早早摆上了一盆水。刘邦将水盆放到桌子上,回身抱起小白龙。一开始小白龙还有些不情愿,并不知道刘邦想干什么,便在那里扭动着身子,企图下地。
刘邦拍了拍他的头,轻声哄道:“乖,我给你洗脸。”
刘邦将他放在一张椅子上站着,他的头还是埋在刘邦的胸前。刘邦没办法,只好抓着他的手,用沾了水的布擦着。
“好了。”刘邦将他的左手放下,“你该把另一边手给我了。”
小白龙想了想,在他怀里转了个身,脸还是埋在他的胸前,而右手却是高高举起。
刘邦抓着他的手臂,企图让他举得低一些,他好像并不情愿,刘邦刚拉低,他又高高的举在了那里。
“你不举低一点,我怎么给你擦?”刘邦有点好笑的低头看着他。小白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就将手给举得低了些。
擦完双手之后,小白龙还是不肯让刘邦替他擦脸。刘邦想了一下,将擦脸的布举在他的面前晃了晃,说:“要不你自己来?”他看看刘邦,又看了看布,伸手接过布就是往水盆里一泡,一提起来就是哗哗的水声。他也不拧干,就这么胡乱的在脸上擦了下就把布还给刘邦了。
刘邦憋着笑意抓着他,没让他下地,把布拧干了水替他又擦了一遍。
“你在干嘛......”他被刘邦擦着脸的同时,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着些什么,刘邦倒是听懂了。
他说:“你刚才那一脸湿哒哒的就算擦好了?”
小白龙疑惑地看着刘邦,问:“难道不是吗?”

好吧。
刘邦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罢,你说是便是。”

待刘邦将一切都装点好了的时候,小白龙还无所事事的坐在床边,两个脚因为够不着地板,在那里晃啊晃。见绿看向他,他也歪着头看着刘邦。
刘邦问他:“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吗?”
他摇了摇头。
刘邦说:“我叫刘邦,你记住了。”
他点了点头,自个在嘴里叫了几遍,就倒在床上咯咯的笑了起来。

刘邦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问:“你在笑什么?”
他说没有。

然后又拉住刘邦的手,顺势坐了起来。
他问刘邦:“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尽心尽力,我又不认识你。”
刘邦存心逗他,便说:“因为你是我捡回来的,就归我了,当然要对你尽心尽力的。”
说罢,那小家伙就跳起来要打刘邦。
他说:“我才不属于你的呢。”

我小心地护着他不让他磕到桌子,一边心不在焉地点头说是。

小白龙见他这幅模样,闹了一会,又自个穿着鞋趴到窗边看。

好不容易才等他安分了,刘邦才端着脸盆下楼去了。谁想到一回来,这小家伙又闹腾起来了。
刘邦看见小白龙一手抓着头发,一手抓着梳子,在那里使劲的拉扯着。这家伙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以前在龙宫那会都是有专门的侍女替他更衣梳妆的,更何况再早一点,他是天庭上的白龙天君,哪还用得着自己动手。
仔细想想,原本说他刘邦是下来给他打下手的,却没想到还让他遭了不少罪。想到这,刘邦不禁叹了口气,从他手里拿过梳子。
小白龙先前一直在跟打结的头发较劲,一时间竟然没有发现刘邦进来了,直到刘邦拿起了梳子才看见他。

“刘邦!”小白龙瞧见他,眼底净是惊喜,“我头发疼……”说到后头,又带了几分撒娇的意思,两眼被疼出眼泪水汪汪地看着他。刘邦没忍住,笑了出声。
小白龙听到他这声笑,脸突然就红了起来,他问:“你笑什么?”

刘邦连忙止住笑意,说:“没什么。”

他却狐疑地看着刘邦,心里怕是在嘀咕我这话的可信度。刘邦也懒得说什么,捧起他的一撮白发,慢慢地从尾部梳起。白龙非凡子,身上的每样自然都不同于凡人,只不过这小家伙方才梳得乱七八糟的才会觉得疼,可在刘邦的手上,不一会他的头发便全部梳直了。
刘邦捻起一搓发丝,忽然就觉得这三千墨发就如蝉丝一般,一肌一容尽态极妍。。

他见我久久不语,转头看向我。这时窗外艳阳正高,洒了几分日光进来,恰好覆在他的身上。
墨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将他整个人烘得就像一个小太阳。
他看着刘邦,忽然绽开一个笑颜,刘邦一时间脸上竟然感到有些燥热。

他问:“刘邦,你在瞧什么?”
刘邦一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小白龙也不理会刘邦是否会回答,自己爬下椅子,也不知念了什么咒,手中缓缓浮现出一把长枪。

“……”刘邦看着这快要溢出屋子的灵气,有些头疼。白龙下来之时遇到的那一团黑雾,对他的身体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却让他现在一使用什么咒语,身旁的灵气都会肆意蔓延。

在这个大陆上,灵气可是最为诱人的东西。

刘邦他们现在所处的大陆名为荣耀大陆,该大陆上有多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位域主,他们互相牵制,又互相帮助。但因为灵力的出现,导致许多地方为了争夺灵力充沛之地,闹得大部分平民无家可归,流连于战乱之中。
更甚者,会寻找灵力充沛者,夺取他的能量。其中,便有不少灵兽会死于其中。

而这些区域之中,都有一个共同禁域。早期的荣耀大陆上还存在血魔一族的,可因为五万年前血魔族里出现了一个极尽疯狂的人,他无端残杀大陆上的生灵,吸进他们的血与肉,只不过是为了强化自身的实力。短时间内,荣耀大陆竟无人是他对手,他也借着这一优势,四处侵略。
就在这片大陆生灵涂炭之际,神界的神皇出现了,他凭借一己之力将血魔族重新打回了属于他们的那一块区域。在最后靠着燃烧自己的元神,在那处设下了一道封印,令血魔族再无重现天地之日。

而如今,血魔印已经隐隐透出要被人从内冲破的迹象,天帝千思万想之后,让他与白龙一起下凡修复并护住血魔印。没想到节外生枝,导致现在他和白龙却是断开与天宫的链接。

刘邦思到这时,突然被一阵瓶子破碎的声音打断了。他抬眸望去,发现是白龙在屋里耍着长枪时不小心将一旁当做摆设的花瓶打碎了。
白龙也是被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小白龙看见刘邦望向他,连忙将高他一个头的长枪往身后藏,生怕刘邦下一秒夺了去。
刘邦哭笑不得:“小家伙,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他嘟着嘴,说道:“我在这屋子里憋得难受……”
刘邦把他抱起来,放到一旁的椅子上,让他乖乖坐好。他则蹲下身,抬手忘地上一抹,那个花瓶便恢复如初,和原来那样立在了墙旁。
“刘邦……”小白龙小心翼翼地凑上前来,扯了扯刘邦的衣角,“我想出去玩,你看,我也想和他们玩……”
他牵着刘邦的衣角走到窗边,他爬上一旁的凳子,趴在窗旁指着楼下那群在院子里肆意跑着的孩童们和刘邦说道。
刘邦探头,外头也是下起了雪,铺了一地。大概是掌柜家的娃娃们,正兴高采烈地在院里打闹着。
刘邦瞧了他一眼,他差点忘了白龙心性都被黑雾压回了孩童时期,自然是好动的。

刘邦想了想,蹲下身问他:“你还记得如何隐藏自己的灵力吗?”
他不明所以,点了点头。
刘邦说:“那好,你便将这身灵力都隐了去。切记,除了生命垂危之际,其余时候不要向别人展示你的灵力,哪怕是我。”
“为什么?”他问。

刘邦没回答他这个问题,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你记住了,便下去玩吧。”

他见刘邦不愿多说,也没有再问,乖乖隐去一身灵力,便下楼玩去了。

刘邦在房间里收拾了一会,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将下来时天帝给我的文书都看完。刘邦的肚子突然间叫了起来,才反应过来,现在约莫是巳时了。
刘邦下到大堂,这时也过了吃午饭的时间,楼下也没有多少客人。他喊小二要了份糕点,便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旁坐下。
凡间的粗茶自然是比不上天庭的,刘邦没喝两口便将茶杯放在一旁,吃起他刚刚端上来的糕点。

刘邦一边吃一边往院子里瞧,始终没有瞧见小白龙,刘邦感到奇怪,便起身走出院子。刚踏出一步,便被一个雪球砸了满怀,他还没反应过来那群娃娃便嘻嘻哈哈地跑远了。
刘邦:……
刘邦也不恼,只是抖了抖身上的袍子,试图将怀里的雪都给抖下来,却没想到下一秒又被人砸了。
即使他自认是好脾气,这时也有些恼了,刘邦抬头望去,瞧见白龙正笑嘻嘻地坐在树上看着他。
刘邦这么一看,顿时就没脾气了,走到树下抬头看着他。
“怎的?”白龙见刘邦被他砸了不恼也不说话,有些疑惑:“被砸傻了?”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有用啊?”刘邦说,“你爬这么高,小心下不来。”

“嘿嘿。”小白龙说,“我不怕,反正有你在。”
刘邦听到这话,一时间也不知该笑这小家伙对我这么信任,还是担忧他那令人头疼的性子。
“刘邦。”小白龙突然喊道,“我跳下去你接不接得住我?”
闻言,刘邦心情莫名地觉得很愉快,他说:“你若跳得下来,我便接得住。”

“哼。”

只见枝头的雪落下了些许,刘邦的怀里便多了一只小白龙。他低头看见他的双眼紧闭着,不禁觉得好笑。

这小家伙呀。

怀中那点重量真的是不够看的。刘邦确实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看着四五岁的样貌,实质上,真的没有这个模样看上去那样重。我拍拍他的后背,说道:“我接住了。”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