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法医秦明#韩林#暗涌

呃。。。
无脑发糖流。
原著《法医秦明》
CP 韩亮X林涛
时间线走第五季,背景线走小说。
无关网剧。

———————————————————————
林涛做了个梦。
梦中的“小羽毛”将他放在床上,那人的怀抱温暖的让人无法离开。所以,当“小羽毛”想离开时,他猛地抓住了对方的衣角。嘴中全是毫无逻辑的话语,可那人竟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听着他那幼稚的暗恋史。
他最后哽咽着,对那人说:“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那人僵了一下,抬手抱住了他。林涛终是没敌过醉酒后袭来的阵阵睡意,睡了过去。
他似乎还听到了一声叹息。

第二天醒来,宿醉的后果令他头疼不已。林涛站在镜子前,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清醒些。昨天大伙在大宝的婚宴上玩得有点疯,师父便放了他们一天的假,好调整下状态。
不然自己这状态也不知怎么去出勤现场。林涛扯了扯嘴角,他可不想在心怡的女孩面前出洋相。不过昨晚他好像梦见了小羽毛,梦中那个拥抱的温度让他有些依恋。
虽然体位有些奇怪,咳。
“呸。”林涛啜了一口,自个这些不正常的思想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还不会打断他的腿?
正当他想东想西的时候,电话想了起来,吓得林涛立刻推开卫生间的门朝房中奔去。手机到时,上头显示的不是“秦明”也不是“师父”,而是一个他没想到的名字。
“ 韩亮 ”
林涛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不免有些郁闷。他对于韩亮这个人也不过是同事的关系,可一想到小羽毛看着他的眼神,不免有些气结。所以对于这位“情敌”的来电,林涛是不想接的。
没一会,铃声便断了。
那人要是问起来他为什么不接电话,就说自己没醒好了。林涛自我安慰。
可当韩亮打来第三次的时候,林涛只好不情不愿的接起来,手机响了这么久,就算是头猪也醒了吧:
“喂?”
韩亮听到林涛那无精打采的声音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打出这通电话的目的,问道:“你下午有空不?”
“啊?”林涛被他这开场白弄的有点懵,“怎么了,有事?”
“不不,我朋友给了我两张海洋馆的票,我想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一起去?”韩亮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林涛的态度。

“你女朋友呢?”林涛心下有些郁闷,两个大老爷们去逛海洋馆算什么事啊?
“……”韩亮有些无奈的讲道,“按咱们这三天两头就往外跑的出勤率,哪还有人愿意跟我。”

“那小羽毛算什么?”林涛嘀咕。

“?”韩亮并没有听清他在讲什么,见他久久不回答,还以为是他不乐意,“怎么,不想去?”

“我去。”免费的,谁不去谁傻逼。

同韩亮约定好时间后,林涛开始苦恼自己有什么可以穿出去的衣服了。自从上次那套运动服被弄脏之后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门逛过街了。平日里都把制服当成日常服穿了,现在在假日里突然被人约出去,能找出一套得体的衣服倒成了难题。

也好在现在是夏天,林涛的T恤还是蛮多的。于是他便套了件T恤在身上,林涛满意的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这么多年了他的帅气果然还是在线的。

离韩亮来接他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林涛干脆窝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斗地主打发时间。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局,韩亮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林涛套了件外套在外头便出门了。待到了楼下才发觉手机只剩下百分之五十的电了。“应该没问题吧……”林涛看了下时间,还是取消了回家拿移动充的念头。

韩亮见他下来了,在车里朝他招了招手。

“没漏东西吧?”韩亮问道,“没有那就出发了,不然等会我可不掉头回来和你拿的了。”

林涛摇了摇头,在抱怨韩亮怎么这么久才到。韩亮笑了笑,也没说话,留他一个人在那里碎碎念。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俩人运气好,一般在节假日都会特别多人的海洋馆居然只是有几个人在门口晃荡。就算这样,林涛在馆口等韩亮停车的时间里都被几个女生上去搭讪。林涛一边笑着回答着问题,一边暗骂韩亮的速度为什么这么慢。正当林涛准备找个借口告辞时,被人一把捞住,“走了。”林涛便跟着韩亮走了,留下了一堆少女心破碎的女生们。

一进到馆内,林涛舒了一口气,这口气还没出来便被四周黑漆漆的环境吓了一跳,“卧槽怎么这么黑。”

韩亮瞅了他一眼,说:“又犯病了?”

林涛:……

林涛听到这话内心自是一万个不高兴的,但看到四周黑不溜秋的,心中难免有些发毛。可他嘴上却说:“屁,不就是一个海洋馆吗?我就没有怕过。”韩亮听到这话心下了然,这人八成就是害怕了,可就是嘴硬不肯说。也不管那人还在说什么,拉着那人的手腕处朝前走去。

“喏,这是第一个展厅。”韩亮说。

林涛的眼前印入一片蓝色的景色。这是用一大块玻璃制成的海底隧道,周边都是各色各样的海洋生物。

珊瑚,海马,魔鬼鲨……呃,除了一些平时蛮容易在电视上可以认识的生物,还有很多林涛都没法把人家名字喊出来。可他又不想问韩亮,只好一个劲的往前走,祈求前面有指示牌。

可走着走着,他发现环境越来越黑,而周围全是一些飘来飘去的水母……

韩亮在后头听到一声尖叫就知道大事不妙,这家伙不知道何时跑到了水母区去了。拔腿就跑向那里,希望自己去的还不算太晚。

原本林涛只要将手机的电筒打开就好了,可因为出门前打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地主和刚刚一直在听歌的缘故,手机不负众望的没电了。

他自己心中也明白这是水母,可在展馆深处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想了个破设计,其中有几个展箱的灯光都是忽明忽暗的。林涛原本是在想着下次带小羽毛过来该不该来这里,待他一回神便被这破设计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便叫了出声。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被人从身后捂住了眼睛。

韩亮一手抱着他,一手捂着他的眼睛,轻声安慰道:“没事了。”

林涛的身子还因为刚才的惊吓有些发颤,他抓着韩亮的衣袖,说:“我们……出去好不好?”

韩亮说:“好,你闭上眼睛,我带你出去。”

林涛乖乖的闭上眼睛,韩亮感受到手心被那人睫毛刮过,有些痒痒的。但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想,便牵起那人的手,一步一步地朝出口走去。黑暗中,林涛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被他抱住的那瞬间他心底似乎冒出了什么怪怪的感觉。


车在林涛家楼下停住。

韩亮张口想喊林涛,却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经睡了过去。长长的睫毛耷拉着,仍有些苍白的脸似乎在诉说着下午的意外。

韩亮认命的解开安全带,绕道副驾座将林涛抱起。

“又得把你这个麻烦精送上去了。”​​​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