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笑龙吟》3

» 第四章有在修啦……
» 只是例行的更前重修,重新开了一个篇幅好让你们翻阅。
» 看前文戳TAG

“你看我没有骗你吧?”刘邦将他往上提了下,小白龙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
“你饿了吗?”刘邦问他,“这边有些糕点,要吃吗?”
“糕点是什么?”小白龙问。
“就是凡间可以填饱肚子的一种食物。”刘邦耐心给他解释道,“以前没见过吗?”
小白龙想了想,用手做了一个捧起的动作,说:“我们以前在龙宫就是捧起一点海水吸收里头的灵气就饱了的。”

刘邦:……

刘邦听了这话之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眉头紧皱,把小白龙掂量了下,开始思考这孩子到底是喝了多少海水才会这么重。
这么重,怕不是喝完了一片海。

小白龙似乎是看穿他在想着什么,连忙大喊:“我骗你的!我们在宫里那会,吃海鲜填饱肚子,不是喝海水就行了!”说完小白龙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地,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看着刘邦。刘邦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有点嫌弃地看着他:“完了,龙崽,我好像要养不起你了。”

小白龙:“......”

“停,你清醒一点!”小白龙连忙扑上去抓着他的衣领,刘邦一个下意识就把那小家伙给抱着,小白龙抓着他的衣领在那里晃他的肩膀,“我开玩笑的,我吃很少的!”
在令人头晕目眩的晃动中,刘邦灵光一闪,抓住了重点:“多少?”
“顶多两株仙草就够了。”小白龙不假思索地让答案脱口而出。
“两株!”刘邦怪叫一声,然后又被小白龙用双手捂住了嘴。
“你可小点声吧。”小白龙扁着嘴盯着他,“好多人看过来了,好烦的。”

“我的祖宗啊......”刘邦忍不住低声哀嚎,“你知道在人间给你找两株仙草有多不容易吗?”
“我......”小白龙还想争辩什么,但想了想,妥协般地说道:“我吃仙草不过是为了固形......”

“好了,你别说了。”刘邦打断他,他深吸一口气,换了一种深沉地语气和小白龙说:“崽,我对不起你,我不该骗你,其实你固形完成好几百年了的。”
小白龙一脸怀疑,“你骗我吧。”
“真的。”刘邦真诚地眨着眼睛看着他。
小白龙抬起手把刘邦眼睛挡住,又问“真的骗我?”
“......”眼前的光明突然消失,让刘邦愣了一下,但他还是在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
“我怎么老觉得你在欺骗幼龙呢......”小白龙说。
“那我发个誓,如果我欺骗你,那么我将天打五雷轰,永生永世……”刘邦还没把誓言说完,就被小白龙捂住了嘴。忽然又重见光明的刘邦朝白龙眨眨眼,像是在疑惑小白龙这番举动又是为何。

“好了,我信你就是了。”小白龙朝他吐了吐舌头,他说:“我一开始也不过是想逗逗你而已。”
“我方才怕是失了魂,竟然忘了一件事。”刘邦无可奈何地揉揉他的头发,说道:“白龙,我且问你,你可知你现在多少岁吗?”

“多少?”小白龙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他并不知道刘邦问这个问题的意义所在,但他还是乖乖地答了:“我记得我出海那日便是我的百岁诞辰,在此间也不过过了三年光景而已。”说到这,他伸出指头,在上面翻来覆去数了几遍,才确认下答案,抬头同刘邦讲道:“我现在若按人间年月来算,应是一百零三岁。”
“错了。”刘邦摇摇头,讲道。
“什么错了?”小白龙抓住刘邦的衣摆,仰着头望着他,讲道:“我方才也数过了好几遍,确实是一百零三岁。”

“我忘了一件事。”刘邦摸摸他的头,把他一把抱起来。他差点忘了,怀里这个小家伙在两日前,还是天宫上的白龙天君。而能呆在天宫里的人,无一不到了辟谷期,自然是用不着吃什么吃食来填饱肚子。

果然是太久没回人间,光顾着念起这寸土地上的美人美食去了。
刘邦突然弯下腰将小白龙抱起的举动,令小白龙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地由他抱着,走出了客栈。他似乎是心有所感,他回过头看向客栈院里的那一棵梅树。那梅花开得似火一般明艳,落在枝头的细雪也未能将那血色压去半分。而落在地上的花瓣,却不知道怎么就印了白龙的双眼里,小白龙看了许久,才将头扭到一边。

“你忘了什么事?”小白龙想了一会,才开口问道。
我忘了你是天宫上的白龙天君,自然是不用进食的。这句话刘邦自然是没有讲出来的,他看着白龙笑着摇了摇头。

“卖糖葫芦咯!”

就在白龙还想追问的时候,身旁突然传出一声吆喝声,吓了小白龙一跳。他转过头看见一位老伯正拿着一串红彤彤的珠子笑着递给他,他听见老伯说道:“小公子长得真俊俏,难得我今日刚出来就瞧见您这般仙人,这串糖葫芦就请您吃了。”

“哎……”小白龙没敢接,倒是刘邦伸手接了过去,小白龙还见到他顺便还往老伯手里塞了三铜板,说道:“谢谢老伯了,小公子还是有些怕生。”

“拿着吧。”刘邦递给他。
“这是甚么?”小白龙没接,他看着刘邦。
刘邦说:“你咬一口试一试。”

小白龙原是不想听他话的,但瞧着那串红珠子被日光照得亮晶晶的,倒是让他想起了龙宫里的血珍珠。他伸出手想去那一颗下来,但下一刻那串珠子却被刘邦往上提了下。
“你咬的,不要碰,脏。”刘邦耐心地和他说道。
“哦。”小白龙应了一声,乖乖张嘴在那串珠子上咬了一口。甜脆的糖皮裹着里头酸甜的果肉,嚼在口里酸甜的味道让小白龙眼睛一亮,方才咬下的一口还未吃完,又张嘴将那一颗咬进嘴里。

“你慢点吃,记得吐核。”刘邦把那串糖葫芦递给他,并叮嘱到。小白龙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接过糖葫芦开心的吃了起来。刘邦瞧着他小心翼翼地双手拿着那串糖葫芦在那里吃着,忍不住又扬起了笑意。
听到身旁的轻笑声,原本吃得正欢的小白龙悄悄的朝刘邦看去一眼。他发现今日刘邦笑得似乎特别开心,往日可没见过有谁会像他露出这种笑容。就像他的父亲,可没什么意思,整日板着个脸在那处,跟人卷了他的定海神针跑了一样。
而母亲,他从小就没有见过,他也是在龙宫里一些虾兵蟹将的闲谈中知道自己的母亲好比天上的天仙,待人温和,但在处事上自有她的霹雳手段。

而他的兄弟们,似乎也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出了龙宫,现下正四海云游。他也曾听闻他人讲过他们自幼便长在一块,唯独他一个是独自在龙宫内长大。今日碰到刘邦,倒也是第一次尝到热闹的味道。在宫里那会,冷冷清清,无人愿和他讲话,也无人敢同他讲话。
而刘邦,是第一个。

也不知怎么的,小白龙忽然觉得困意一下子涌了上来。他靠在刘邦的怀里,听到那颗心正在强烈的跳着,他想着这人间真是好,难怪父兄们都爱来人间游玩。
刘邦正在路上走着,突然觉得怀中的分量重了一点,他低头就看见小白龙睡得正香,而拿着糖葫芦的那边手垂在一旁,上头的糖浆差那么一点就蹭到了他身上。刘邦哭笑不得地将小白龙搂紧几分,让他的,他的头靠在他的手臂上,那串糖葫芦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刘邦的手中。他一边吃着,一边往四周望着。
此处还是太偏僻了些,消息大多进不来,也难穿得出去。刘邦方才去寻白龙之前从客栈老板那处坑了张地图,他现在一手抱着白龙,而空的那只手将吃完的糖葫芦的那根棍子随手一丢,从怀中掏出那张地图仔细看着。

他们现在应是在渑县,位于大陆的最西处。刘邦计算着方位,在地图上寻找着天帝要他们去的锦夜城。可当他看见在地图的最右侧标着“锦夜城”三字时,忍不住骂出声来。难怪天帝这个抠门鬼愿意一下子给他这么多银票不是因为白龙,而是这个人精计算好了他们会落到那处,而到达真正的目的地又要用上多少花销。
但刘邦并没有立刻要往锦夜城赶,在这之前,他必须要让白龙恢复到正常形态的人身。
所以,当他将目光移到了最南端的南海处时,忍不住将地图狠狠地往地上摔了下去。

刘邦:呵呵。

刘邦苦哈哈地想到,好在他没出什么事,不然这大陆最偏的四处他都要去个遍了。
他掏出怀里的那沓银票点了点数量,如果按他上天宫之前的物价来算,这里的数不但够他在去那两处路上的开销,完全够他在往北边跑一个来回。
可刘邦看着多出来的那一沓银票,叹了口气。
按照天帝的性子来看,这多出来的一沓银票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但是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刘邦看着怀里的小白龙,心道: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便是带他回到南海,找到龙王,先让白龙恢复才行。

这都什么事啊。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