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笑龙吟》4

这么多年,我终于更新这篇了。

前文戳tag吧,集合好麻烦,而且也就几篇。【ntm好意思说】

 @薛颜 颜颜~~~我写完惹


最近的天气过于燥热了,大路两旁的树干上都趴着好些蝉在那里此起彼伏地叫喊着。小白龙也是个不经晒的,在中午炎炎烈日之下,神色恹恹地窝在刘邦的怀里。刘邦有心逗他,从怀里掏出快玉佩贴在他的脸上,趁他一个不注意,又把玉佩收了回去。

小白龙躲了半天的日头,哪还会放过任何一个解暑的玩意,手疾眼快地又抓了回去。完了,把玉佩紧紧搂在怀里不可能撒手。刘邦在那里揪了半天,发现自己实在是没法那会这个玉佩,才放开手。

“你这是什么玩意……”小白龙坐在马背上,窝在他怀里,被崎岖不平的路况颠得昏昏欲睡。况且刚刚又从刘邦的手里得了一个宝贝,小白龙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懒懒的。

“西国凉玉。”刘邦摸摸他的额头,发现那家伙也是真的犯困便专心牵住手中的绳索,“一个没什么实际用处的小玩意。”

“唔……”小白龙将玉佩贴在脸上,丝丝凉意透过玉佩传到他的肌肤上,小白龙满意的哼哼了两声,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刘邦骑着马专心看着周围的路况,等他猛然察觉小白龙许久没有扰他了,才发现这小家伙已经睡着了,手里紧紧攥着玉佩,偶尔还有几声鼾声传出。

 

刘邦笑笑,只是将人搂的更紧些,撩起缰绳往前路奔驰而去。

 

他们从渑县出来已有三天的路程了,路上也没见到什么可以休息的驿站,多数时候都是就近选了块安全的地方就休息。也不知道是什么愿意,刘邦发现小白龙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其实精神上越来越差了,特别是在日头还要强烈的天气下。他要么就是在那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睡不醒。

正当刘邦一筹莫展的时候,前方恰好出现了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城镇,刘邦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他也没时间思索,当机立断快马加鞭往前方赶去。

待到城门底下,刘邦捏了捏怀中小白龙的手,说道:“起来啦。”

“不要……”小白龙闭着眼拍开他的手,又往他怀里贴过去,明显是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刘邦叹了口气,也不好继续叫这个小家伙起来,只能单手抱着他,缓缓从马背上下来。

待他进到城镇里,牵着马走在街上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了。

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根本不像一般的城镇。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一旁的商贩们的脸色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且在交易的过程中没有人敢发出一丝声响。街上的行人在刘邦牵着马出现的那一瞬间,刘邦观察到他们的神色多了几分戒备,但刘邦发现,这并不是他们不敢发出声响,而是他们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这不免使他对这个城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感到好奇,即使这件事情如此诡异,刘邦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一个落脚点。因为以小白龙这个精神状态,他不知道再耗下去会怎么样。所以当他看到一旁的门上挂着“住店”二字时,毫不犹豫地敲开了店门。

门被人从里头打开,打扮类似于掌柜的人从门后探出头来,询问他是否住店。刘邦看着他的口型点点头,他发现,似乎除了外地人,他们都不会察觉自己讲不出话来。可是他们对于外地人又有着莫名其妙地敌意,这让刘邦百思不得其解。

可当他跨入店门的下一秒,他的视线就被黑暗所笼罩住。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脚后跟抵在门槛上。忽然他察觉到黑暗中传来一点点荧光,刘邦低头一看,发现是小白龙挂在身上做配饰的夜明珠,他想了想,拨开衣摆。

一瞬间,夜明珠的光充斥着这一整个空间,借着这道光,刘邦将这个客栈的摆设都看得清清楚楚。大堂的摆设同普通的客栈无二般,靠在墙边的楼梯是通往二楼客房的通道,只不过刘邦看见了这一楼厅堂所能透光的地方都被人用黑布遮挡住了。

客栈老板看到他这一番打量,也没说什么,只是盯着刘邦怀中的小白龙看了好一会,才伸手拉住想要往外走去的刘邦。‘客官,住店这边请。’

刘邦原想拒绝的,可小白龙的状态越来越不妙,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他体内的灵力开始疯狂的往外流去。刘邦无法,只好从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丢在柜台上,急匆匆地往楼上走去。那人把银子往怀里一放,瞧见刘邦的驾驶,也急急忙忙跟在后头,将他引进一间客房中。

刘邦前脚刚踏入客房,那人后脚也想跟着踏进去,却被刘邦拦住了。‘我需要一桶热水。’刘邦比划着,还没等那个人给出反应,他就将房门关上了。

那人本想跟着进去探个究竟,却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一丝杀意,却在下一秒匆匆下楼去忙活着给人搭棚支架烧热水去了。刘邦靠在门边听着楼梯被人踩着发出吱呀的声音完全消失之后,将小白龙放在床上,一展袖伸出手捏了个结界,让自己与外界隔离开。在结界成型的下一秒,刘邦的灵力全部爆发出来,奋力冲向白龙的体内。

白龙本是仙兽,自然是对污秽之物格外敏感,现下他这般状况无疑是在诉说着这附近必有极凶之地。

若是他还是成年体型或许还能自我调节,可现下被封住大半的灵力化成了幼年时期,自然是会出现被侵蚀的现象。

刘邦分出大半的灵力护住白龙的心脉,以剩下的灵力为刀刃,在白龙的体内与那团黑雾搏斗。

那黑雾竟也是难缠的很,刘邦的灵力还未靠近,便化开在白龙的经脉处游荡。但是现在白龙的灵力被封住了,人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无法与刘邦配合将其凝聚在一块得以吸出。刘邦无法,只能暂时放下对这团黑雾的想法,转头攻向一直潜伏在白龙胸前那块黑斑。

那黑斑就如同一团烂泥糊在白龙的胸前,似乎在试图往心脉渗透。刘邦紧咬嘴唇,立即聚精会神地开始用刀尖将那团黑泥刮下。谁料想此物难缠的狠,刘邦刚刮下一些,它又立刻长了回去,刘邦暗自发力,硬是将自身的灵力又提升一个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块黑泥从白龙胸前刮下。太过强烈的灵力虽是将那黑泥刮下,白龙的身体也再忍受不知,他张嘴就是吐出一口血。

见状刘邦连忙收回他围绕在白龙身边的灵力,他伸手擦去白龙嘴边的血渍。可还没等他见到白龙睁开眼睛,门就被人推开了。刘邦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收回了自己充斥着整间屋子的灵力。他扭过头看向门外,发现是方才那个人指挥着伙计往他们房间搬着沐浴的水桶,后头还有几个人手中提着水桶。刘邦让小白龙在床上躺下,他站起来,在一旁看着他们的动作。

刘邦抱着手臂看着他们收拾的间隙,往床上瞟了一眼,发现小白龙幽幽转醒。小白龙看到他,下意识地想喊他,却被刘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白龙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照做了,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小白龙看清房中还有这么多人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从床上爬下来,光着脚朝刘邦跑去,跑到刘邦跟前扯了扯他的衣摆。刘邦疑惑地低着头看他,小白龙干脆利落地张开双手,朝他做了个要抱抱的手势。

刘邦原本还在好奇他想干什么,但看到他这个动作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这小家伙好像比前几天更黏人了一点。他弯下腰把白龙抱起,余光刚好看到引着他们进来的那个人目光正紧紧盯着白龙。

刘邦皱眉。

小白龙被他抱起来之后,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只不过血色似乎比刚入城的那会好了许多,这倒是让刘邦松了口气。

在人把热水全数灌入桶里之后,刘邦便把人都请了出去。在关门前,他借助门缝清楚看到了那个人的表情,他的眼底写满了对白龙的贪婪。刘邦心底咯噔一声,他知道白龙即使隐去了全身的灵力,只要修为稍微高于现在的白龙都会看穿。他原本以为即使白龙处于现在这个体型修为高过他的鲜有人在,没想到刚出来就遇到了。

这么看来或许这一路都不会太平静,刘邦想。

刚下凡时白龙所遇见的黑雾,现在他们所在的一座寂静无声的城镇,遇上看不穿修为客栈老板,以及会侵蚀灵体的污秽之物,刘邦再傻也清楚,他们不可能一下来就会这么碰巧遇到这些事情,除非是有谁在暗地里给他们使绊子。

刘邦并不能很清楚的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他可以肯定这并不会是天帝派下来的人,因为不至于。 

正在想着事情的刘邦,突然扭过头,望着窗外的某处,有种直觉再告诉他,从他们踏上这一段路开始,已经有了什么实质上的变化。

 

虽然这是他在这段还没正式开始的旅途中,最不想承认的一件事。

——————————————
广告:
《归怀》购买链接
《道性相生》购买链接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