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存个文案

“我又梦到他了。”刘邦说。
此时的他早已病入膏肓,两鬓斑白,风华已不再。
可旁人却是瞧得清楚的,汉王他眼里藏着的还是那年的风发意气。
“我昨晚在梦里见到他,他在河流的对岸。”
“他还是以前的样貌,一点都没变过。”
“可是我拼了命喊他,他却毫无反应。”
旁人不敢说话,年迈的帝王也只是自嘲地笑了出声,他说:“或许他还在恨我。”

……

这一晚,刘邦又回到了溪畔,韩信不似往日那般。他定定地站在对岸,笑着看着刘邦。
刘邦不管不顾,发了疯似的赤着脚淌过那湍急的河流。在他将韩信拥入怀中那一瞬间,他笑了,他说:“我再也不放开你了。”

……

次日,汉高祖刘邦驾崩于寝宫,据当日的宫人回忆,那时的高祖手中还紧紧攥着一个锦囊,锦囊中收着的不知是谁剪下的半截秀发。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