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周一的清晨还在下雨》【邦信相思十诫】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是定时发布,当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你天正在集训中。


配套BGM : 周一的清晨还在下雨(我回来再补超链接)



个人作品归档 点我


欢迎在评论讨论。

1

我和刘邦分手了,地点是在我们一起生活了近五年的房子里。

原因无他,不过是他家里催得紧,前段时间回去,给他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

他也去了。

 

姑娘挺好,温温柔柔顾家,似乎还对他一见钟情了。

 

回来时,他虽然脸色不大好,还是在那里和我开着玩笑。说自己这么多年魅力不减,还是有不少小姑娘爱着他这张脸。

我只是翻了个白眼,又沉浸在自己的课件中。他有些不乐意,凑上来搂住我,蹭着我的肩窝,在那里抱怨。

说我再不把他看好点,他要是和别人跑了,我怎么办。

我说,他如果跑了,那就没人要我了。

 

可现在人真的跑了,我看着被搬得半空的房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

 

2

今天是周一,窗外阴沉沉的,一时间我还以为自己还在昨天晚上。

我在床上躺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早上并没有课,本来打算好好的睡个懒觉,却被诚实的生物钟叫起来了。

我并不想起来预习课件,便继续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天气,也不知看了多久,外面陆陆续续下起了雨来。

 

我闻到一个熟悉的味道,是从枕头上发出来的,只不过它现在正在淡去。

 

是薄荷味的洗发水的香气。

 

这是刘邦平日里喜欢用的味道。

 

他没有把枕头拿走,毕竟是要结婚的人了,还用什么旧东西,因为这样,它就变成了我的专属抱枕。

昨晚明明是抱着它在床上看书,却不知不觉枕着它睡了。

 

挺难受的。

我把头埋进枕头里,这是我没有他的第一个早上。

 

3

刘邦给我发来一封email,问我收不收他的结婚请柬。

我立刻就回复了他。

 

收啊。

为什么不收呢?

 

我发完邮件,给他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他像是一收到我的电话就接通了,我们俩谁都没有开口,在电话里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呼吸。

最后,我吸吸鼻子,开口说道。

 

恭喜你啊,只不过你这婚礼请柬不第一个给我发,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兄弟。

 

韩信。

他喊了我的名字。

 

我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不过两人间的关系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先抽身走了,那么我也该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说。

 

我打断他的话音。

 

既然娶了人家姑娘,就要对人家好。以后要学着怎么当一个好丈夫好爸爸了,可别再像在学校那会邋邋遢遢的了。

我跟你毛躁点无所谓,毕竟都是男人,随便过过就是了。

对女孩子你就要有耐心点,不要老是和她吵架,女孩子要捧起来疼的。

 

刘邦懂了我的意思,他说。

 

好。

你的地址还是在那里吗?我明天写好了请柬就给你寄过去。

 

我回答他。

是的,麻烦了。

 

电话挂掉之后,我下意识地看向了卧室。卧室的床上,还放着两个枕头。我想,一个人用两个枕头还真是浪费,趁那天天气好,把其中一个拿出阳台晒晒太阳就收好好了。

 

4

晴天我还没等来,我就等来了刘邦的婚礼请柬。

烫金的封面,一贯的红纸黑字,就这么确定了两个人的后半生。

 

多少都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我从快递员的手中接过快件时,笑着将它拆开来看了。负责送件的是一位新来的实习生,他看着我笑得这么开心,不禁问我为什么这么开心。

我扬扬手中那张红纸,和他说,我的好兄弟结婚了,我替他高兴。

他听了,说,那你一定和他很好了,我看这还是加急件呢。

是啊。我说,我们俩真的很好,直到他结婚前还住一块,很多年的好兄弟了。

 

我和快递员告别之后,拿出手机噼里叭啦地输出一个号码。过了好一会电话才被人接起,那头的人的语气似乎很不耐烦。

 

你好。

 

虞姐。我直接开口说道,刘邦下周结婚,我想找你出来帮我看看参加他那婚宴穿什么衣服好。

 

……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那人的声音才重新响起。

 

你和他真分了?

 

嗯哼。我很自然地回答道,早分了,你看,人这不都给我发请柬来了吗?别跟我说你没有收到。

 

虞姬怎么会听不出我想表达什么,她和我说,我和你项羽哥前两天就收到了,我们以为你们在赌气,就没好打电话给你。

 

嘿,这有什么好赌气的,刘邦要结婚了,这不是好事吗?我笑着说。

 

虞姬闭口不答,她将话锋转向了另一个方面,那你定个有空的时间吧,我去帮你选礼服。

 

好嘞,虞姐你真好。我说。

 

少给我贫。虞姬又和我说了些什么注意事项,便把电话挂了。

 

回到家之后,我把钥匙和请柬往鞋柜上一放,自己就走进了书房里。

我有着满满四面墙的书,可现在我好像第一次认识它们一样。

我把书架上一本本书给拿下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整理过它了,自从刘邦搬走之后。刘邦虽然很喜欢看书,却总是不爱放回原位,他每看完一本总能忘了那本书原来是在哪里的,就只能见到一个空位就塞。说了他好几次,他每次都给我道歉,但下次依旧这样,我总是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第一面墙的书已经被我全部拿下来,我转身就去取第二面墙的书。当我把四面墙的书全部堆积在地上的时候,我突然就不想把它们放回去了。

我累了,我起身走出了书房,我换上了睡衣,就倒在了床上。

 

卧室的空调在发出运转的声音,窗外的雨依旧在下着,一切那么平静,我却累得不知所措。

 

5

六七月份是雨季,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在雨天的清晨里醒来。我原本打算翻个身又继续睡去,却没想到虞姬的电话就在这时候打了过来。

我一看到她的名字,心脏不禁一跳,战战兢兢地接通了电话。

 

虞姐……

 

别和我说你这小子才起床,我快到你家小区了,五分钟后给我出来。

 

说完,电话就挂掉了。我看着电话愣神,直到我看到手机锁屏上的时间,才反应过来,今天我为了去参加刘邦的婚宴所穿的礼服,特别请了假,而且和虞姬约好八点半在我的小区门口见面。

 

而现在已经快八点二十七分了,离虞姬到达还剩不到两分钟。

除了睡过头的烦恼,我心里还打起了退堂鼓,我甚至想给虞姬的电话回拨过去,告诉她刘邦的婚礼,我不去了。

 

但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有做,赶着时间来到了小区的门口。

 

6

刘邦的婚期定在半个月后。

 

我却有三十三天没有见到他了。

 

今天晚上我看着夜色很好,便穿上了外套,准备到河边走走。

说到底,还是没躲过多变的天气,当我提着那件湿透的外套站在别人家的屋檐下时,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表面上看着光鲜亮丽,内里其实早就被掏空了。

 

在以前,若是被刘邦知道了,怕是一边通着电话在那里骂骂咧咧的,一边又无奈地让我在原地乖乖等着,等着他来接我回家。

 

我站在那里看着雨水顺着屋檐落下,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水花,咚咚响。

今天的雨声很大,可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7

今夜又下起雨来了,我端着杯热茶坐在窗台上,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都市最不缺的就是热闹,但也盛产孤独。

我靠着窗台,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思绪却被忽然拨进来的电话铃声打断。

 

我低头看着上面的联系人,是梅姨。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便是她在照顾我了,这还是她在我出来之后打给我的第一个电话。

 

梅姨。

我接通了电话。

 

孩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梅姨呀?

她问我。

 

我有些恍惚。

我不知道,梅姨,我好像又找不到家了。

 

傻孩子。

梅姨在电话那头笑我。

梅姨便是你的家,不管你去到了哪,去了多远,梅姨永远等着你回来。

 

谢谢您。

我结束通话之后喃喃自语。

 

8

我之前和虞姐去定做的那套礼服到了,纯白色的西服。

因为是相熟的裁缝,服装十分契合自身的尺寸,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有些茫然。

我拍了张照片发给虞姬,她很快就回了消息。

 

^_^知道的知你是去参加婚礼,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你要结婚了。

 

你就笑我吧。

我无奈地回复道。

你和项羽那身怎么样?

 

很合身,仿佛第一次结婚一样。

 

虞姬的短信发过来,我只是看了一眼,就专心地去观察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头发似乎太长了,要去剪了。

 

 

9

刘邦结婚那日我是最后一个入场的,去到的时候,已经到了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

 

我却是没想到刘邦的礼服,竟然也是白色的。

 

我站在门口,看着台上的新人,忽然想笑。我将彩礼递给在一旁收礼的负责人,悄悄地拐出门去了。

 

我开着车驶出酒店,一路吹着风,不知怎么就来到了海边。我关上车门,爬上车顶坐着,看着头上的星星发呆。

 

我低下头翻着通讯录,拨通了梅姨的电话。

 

我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梅姨,我想回家了。

评论(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