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烟暮雨

冷死在南方。

【邦信联文/黑道paro】两世征程 3

*感觉我写的刘邦越来越骚了(。
*差点飚起了小车车
*艾特七爹!来来来,第四棒 @我的天这是什么
————

韩信站在一间包厢前,他站了许久,才抬手叩响了门。无人应答,他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便推门进去了。令人窒息的空气中混杂着烟酒的气味,和那震耳欲聋的音响,让韩信非常的不适应。
他大步跨过地上那些缠绵的男女,两耳不闻身边那甜腻得令人发羞的呻吟,一步一步的朝那人走去。

夜夜笙歌,大抵如此。

“君主。”韩信喊道。

刘邦自个拿着杯酒在包厢深处坐着,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人忍不住去猜测他此时此刻的心境是什么。
嘲弄?
或是,无趣。
这种情景他见过太多次了,无数的人因沉浸在一时的欢愉中,心甘情愿地把他们最珍贵的东西给他,哪怕今后万劫不复。
他听见韩信喊他,抬眸,望着那人忽然笑了出来。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伸手掐着韩信的下颚,说:“韩卿你说,这人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

韩信皱了皱眉,无声的抗议着他的动作,但还是乖乖的回答:“臣不知。”

刘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松开了韩信,说:“你果然还是同以前那般,不愿答的都藏心里。有时候,我都开始怀疑,君王是你不是我了。”
韩信不答,他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刘邦怎么瞧都觉得他这模样特别的刺眼。他想都没想,随手拿来杯酒,不是递给韩信,而是从头把它倒了下去。液体顺着那人的脸庞往下滴着,原本有些翘起的发梢都被压下去些许。刘邦凑上前去细细的闻着那淡淡的酒香,他捻起韩信一缕发,在唇边亲吻着:“韩信,有没有谁说过,你长的可真好看。”

“那特别是种隐忍不发的神情,真想让人弄坏。”

韩信说:“邦哥,你醉了。”

“是吗?”刘邦低低的笑着,他稍稍思索了一下,讲道:“那你要送我回去吗?”韩信没说好也没说拒绝,只是微微侧过身给刘邦让了条道。
刘邦刚走出位置,就有个女子笑着朝他打招呼:“邦哥,这么快就走了?”媚眼如丝,像要把那男人的魂勾去。刘邦不为所动,只是弯腰朝她脸上亲了一口,又往她的胸沟里塞了几张钞票,“是啊姐姐,你可要把我这帮兄弟伺候的舒服了。”那女子咯咯的笑着,下身夹的更紧了些,让在她身上耕耘着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骚货。”那人啜了一口,把那妖精拉得更回来了一些,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女子尖叫起来,倒是把这场酒肉盛宴的高潮拉了起来。

韩信走出房间的时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是真心不喜欢这种场景的。他宁愿去杀人放火,也不愿沉迷于肉欲之中。这种东西,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的。
刘邦走在前头,他刚从昏暗的环境中出来,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他说:“韩信,子房说楚地那边这两天有些动作,看来你得去一趟看看了。”

“顺便去看一看,我的老大哥,又想给我惹什么祸出来。”

2017-06-04 /  标签 : 邦信两世征程 61 4  
评论(4)
热度(61)